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文化论丛
宁波国有戏曲院团发展现状调及对策研究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友燕玲 发布日期:2016-03-03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戏曲院团作为戏曲艺术传承发展的重要载体,是剧种传承、剧目创作、人才培养、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等方面工作不可取代的重要力量。尤其是国有戏曲院团,代表着一个区域戏曲传承发展和舞台表演艺术的总体水平和实力,有着示范和引领作用。2015年,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组织开展了针对宁波国有戏曲院团生存现状的调研,深入了解宁波地区国有戏曲院团在经历文化体制改革之后,特别是近三年间的生存现状和发展状况,分析目前存在的问题,研究探寻发展对策,为政府制定出台宁波戏曲传承保护政策提供参考。

一、宁波区域戏曲剧种概况

  宁波是南戏四大声腔“余姚腔”的发源地,历来是各类戏曲繁衍盛行的区域,有甬剧、姚剧、宁海平调等地方剧种,也有昆曲、京剧、越剧等外来剧种。这些剧种都有上百年甚至更悠久的历史,虽然各自存在时间、成熟程度,及产生的影响各不相同,却共同创造了宁波戏曲舞台的繁荣。

  清朝乾嘉年间,宁波地区就有了昆班组织,并逐渐形成了甬昆;至1933年,随着昆班的相继解散而淡出了宁波。清朝1881年,京剧进入宁波,与昆曲竞争营业,解放后成立了宁波市京剧团,后因改制撤销。现存剧种中,越剧虽非本土剧种,但影响广泛,早在1915年“的笃班”时期就进入宁波。解放后,各县市区均成立了国有剧团。八十年代后期,慈溪、奉化、象山、镇海的越剧团相继解散。宁海平调是本土剧种中历史最悠久的,大约形成于明末清初,流行于宁海、象山、三门等地。清末民初最为鼎盛,几进上海演出,至今已有三、四百年历史。甬剧和姚剧,属于滩簧声腔系统。甬剧由“半曲艺”转变为戏曲演出样式大致在清朝乾嘉之后,当时称“串客”。历经上海的繁荣时期、宁波的复苏发展时期,至今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姚剧起源于十八世纪上叶,形成于十八世纪中叶,盛行于宁绍平原,并流传至舟山、杭嘉湖、上海等地区,至今已有二百五十余年发展历史。

  目前具有完整剧团建制,能专业进行剧目创作演出,有代表性剧目和代表性艺术家,并在人才结构上有传承的剧种有四个:越剧、甬剧、姚剧及平调。四个剧种均有专业团体从事创作演出,但生存发展现状差异较大。这与剧种的历史传承、存在区域、剧目积累、人才数量和观众的喜爱程度,特别是所拥有专业院团的数量相关。专业院团的数量越多,从一定程度上显示该剧种的生存环境、发展现状要相对好于其它剧种。比如越剧,是目前我市专业戏曲院团最多、演出量最多和最受观众喜爱地方剧种。

二、宁波戏曲院团生存现状

  (一)院团数量

  目前,宁波市国有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共有4家,3家事业编制,1家企业编制。经过2011年的一轮文化体制改革后,鄞州、余姚、宁海三地原有的剧团保留事业编制,转换身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护单位。宁海县平调艺术传承中心前身为宁海县越剧团,主要开展平调传承保护工作,进行越剧及平调的剧目创作演出活动。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为原余姚市艺术剧院,下属戏曲剧团有余姚越剧团和余姚姚剧团。宁波市鄞州区越剧艺术传习中心即为原鄞州越剧团。企业编制的团体为宁波市演艺集团,原为宁波市艺术剧院,下属戏曲剧团有宁波小百花越剧团和宁波甬剧团,市越剧团和甬剧团已初步完成体制改革,人员保留事业性质,实行企业化运作管理。即实际运行的国有戏曲院团数量为5个。

(二)人才情况

人才培养主要涉及演艺人才、编创人才和管理人才。演艺人才是剧团生存的基础,能直接反映剧团演出水平的高下。编创人才,尤其是本土的编创人才是地方剧种保持鲜明特色的保障。管理人才是剧团发展的保证,一个剧团的管理者团队具备了较强的文化素质、组织能力、沟通能力及一定专业知识,才能确保剧团良性有序地出人、出戏、出效益。

    1、人员结构

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宁波市国有戏曲院团从业人员共计358人,包括管理人员、编创人员、演艺人员、舞美人员、后勤人员等。其中,演艺人员(演员、乐队)有256人,占从业总人数的71.5%。从艺术表演团体以演艺人员为核心的角度来说,目前院团人员构成比例较为合理。在职在岗人员的年龄来看,40岁以上人员共有180人,占总人数的50.3%;就舞台表演而言,3040岁这一阶段的人员是剧团中坚力量,目前,全市这一年龄段的演员共有102人,占总人数的28.5%。专业技术人员职称比例来看,正高职称有17人,占从业总人数的0.47%;副高职称有78人,占从业总人数的21.8%;中级职称有127人,占从业总人数的35.5%

管理人员与编创人员在整个从业人员中比重最小,统计显示,全市国有戏曲院团管理人员共有20人,且半数以上为演艺人员兼职。编创人员包括编剧、导演、唱腔作曲、舞美设计、造型设计等。全市戏曲院团的编创人员共有7名。其中宁海平调传习中心没有主创人员;姚剧传承保护中心有1名唱腔设计、1名编剧;鄞州越剧团有1名编剧、1名导演;市甬剧有1名导演、1名唱腔设计;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情况稍乐观,1名导演,且在原有演艺人员中培养了兼职的舞美设计、服装设计、音乐设计、唱腔设计和化妆造型,在剧团复排传统剧目时组成创作团队。现剧团两名编剧均在从事办公室行政工作。

    2、人才培养

剧团在政府政策扶持下通过“送出去请进来”“搭建成长平台”“重点培养新人”等渠道和手段培养青年人才。

“送出去”是指院团出资选送青年演员赴艺术院校接受系统培训。几年来,全市国有戏曲院团先后选送部分人员赴中国戏曲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浙江传媒学院等艺术高校培训和进修。如鄞州区越剧传习中心目前有陈尔、朱健健两名演员就读于中国戏曲学院越剧本科班。通过高等专业学府的学习,演员接触到京昆等传统剧种的剧目和表演,业务技能和素养得到提升,朱健健在2013年中央电视台《越女争锋》中脱颖而出,获得专业组十佳优秀银奖。

“请进来”指为优秀的青年人才聘请国内知名的演员作导师,在舞台实践中通过导师的言传身教予以指导。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青年演员徐晓飞自2009年拜著名越剧袁派花旦方亚芬为师以来,无论从唱腔、表演还是人物塑造,均得到导师亲授。在老师指导下,徐晓飞完成了表演风格由吕派小花旦到大青衣的转化,因《绣球记》饰演王宝钏获第二十四届上海白玉兰戏剧奖主角提名奖。2012年余姚青年演员叶奇芳拜师著名越剧王派花旦王志萍,担纲主演越剧《探春》。

为了更好地促进人才发展,宁波市自2010年起连续举办了三届青年演员大奖赛,搭建了一个固定的竞技、展演平台,一大批优秀青年演员脱颖而出。市甬剧团的苏醒、市小百花的徐秋英、宁海县平调传习中心的胡琼琼等,均是通过青年演员大奖赛这个平台为广大观众所熟悉。竞技、展示和奖励,成为有效的激励手段,让青年人积极、主动投入到业务技能的学习之中。在宁波市第三届青年演员大赛中,市甬剧团青年演员苏醒借鉴京昆表演程式,演出甬剧《珍珠塔·跌雪》,以唱做并重的表现获得大赛金奖。

舞台实践是促进青年演员成长的重要手段。为了让青年演员有更多上台演出机会,剧团在复排或创排传统剧目时,常把主要角色分配给他们。2012年,姚剧保护传承中心给刚毕业的姚剧传承班学员创排了《白蛇前传》;2013年,市小百花越剧给刚进团不久的青年演员复排了《花中君子》;市甬剧团则复排了《田螺姑娘》,剧中主演均为青年演员;2014年,鄞州区越剧传习中心给青年演员复排《荆钗记》和《桃李梅》。因为传统戏在农村市场极受欢迎,增加了青年演员上台实践的机会,有效提升了演员的舞台掌握能力。

从实际收效看,“送出去”“请进来”的培养方式收效较小;而比赛的激励机制及增加舞台实践机会的方式对剧团培养人才更为直接与广泛。总体情况分析,近三年来,宁波市国有戏曲院团后备人才成长速度略显缓慢。

(三)剧目情况

剧目建设是一个剧团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演出剧目的数量、质量以及独特性,是剧团活力的重要体现。剧目建设包括长年积累的常演剧目、以及原创剧目的创作,质量体现为剧目的获奖情况。

    1、常演剧目

常演剧目,即剧团的保留剧目,多数为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中国文化报记者采访著名戏曲理论家郭汉城谈戏曲剧目建设问题时,郭汉城首先提出:“‘保留’才是戏曲建设的硬道理”,“如果一个剧团有20个保留剧目,能够轮流上演,那是很了不起的。”

据调查显示,越剧的保留剧目较多,甬剧和姚剧的保留剧目相对少,这与剧种发展历史有一定关系。具体情况见表一。平调保护中心的保留剧目基本为越剧剧目,平调剧目仅有《金莲斩蛟》。据资料统计,原本平调的传统剧目约有100多出,但因八十年代初,剧团兼演越剧,大批平调艺人离开剧团,老艺人也相继离世,很多剧目因此失传。总体来说,常演剧目数量偏少。

  表一宁波市国有院团常演剧目数量统计

剧团名称

常演剧目数量

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有限公司

28

  宁波市甬剧团有限公司

12

鄞州越剧艺术传习中心

20

宁海县平调保护中心

18

余姚市姚剧团

23

余姚市姚剧团

18

    2、原创剧目

原创剧目是剧种、剧团活力的体现,包括新编历史剧以及部分现代戏剧目。为了体现文化体制改革后剧团发展新态势,本次调研着重对2012年-2014年间宁波戏曲原创剧目进行了统计,见表二。

表二 2012年至2014年宁波戏曲剧种原创剧目统计表

2012

《十里红妆·风雨情》

新编古装剧

2013

《绣球记》《沈光文》《探春》

新编古装剧

《安娣》

现代戏

《严子陵》

新编古装剧

2014

《凤姐》

新编古装剧

《筑梦》

现代戏

表二显示,2012到2014年的三年间,宁波市共有8部戏曲原创剧目搬上舞台,新编古装剧和现代戏的比例是3:1,以新编古装剧居多。2013年是宁波市原创剧目最多的一年。三年间,越剧的创作剧目共计5部,略显创作优势。调查显示,截止20157月,《十里红妆·风雨情》的演出场次为20场,《绣球记》为13场,《沈光文》为35场,《安娣》为9场,《严子陵》为80场,《探春》为20场,《凤姐》为7场,《筑梦》为58场。因各种原因,60%左右的原创剧目未能持续上演,原创剧目存活率不高。

    3、获奖情况

优秀剧目是戏剧艺术发展成果的重要积累,同时也反映一个区域、院团的艺术品格和创新能力。2012年至2014年间创作的8部戏曲原创剧目均参加了省市,乃至全国赛事的比赛获奖情况,见表三。

表三宁波市戏曲原创剧目获奖情况统计表

获 奖 剧 目

获奖名称

主办单位

获奖级别

获奖时间

获奖单位

越剧《十里红妆·风雨情》

浙江省第十二届戏剧节

浙江省文化厅

新剧目奖

2012

宁海县平调保护中心

第八届全国戏剧文化奖·大型剧本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

金奖

2013

中国越剧节

中国文化部艺术司

银奖

2014

宁波市五个一工程奖

宁波市委宣传部

2014

甬剧《安娣》

浙江省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

浙江省文化厅

新剧目奖

2013

宁波市甬剧团有限公司

越剧《绣球记》

浙江省第十二届中国戏剧节

浙江省文化厅

新剧目奖

2013

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有限公司

越剧《沈光文》

第九届全国电视戏曲“兰花奖”

中国广播电视学会

二等奖

2013

鄞州越剧艺术传习中心

甬剧《筑梦》

浙江省第十二届“五个一工程” 奖

浙江省委宣传部

2014

宁波市甬剧团有限公司

越剧《凤姐》

第三届中国越剧艺术

中国文化部艺术司

参演剧目奖

2014

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有限公司

越剧《探春》

第三届中国越剧艺术

中国文化部艺术司

参演剧目奖

2014

余姚姚剧保护中心

姚剧《严子陵》

宁波市“五个一工程”奖

宁波市委宣传部

2014

余姚姚剧保护中心

  表三显示,八部原创戏曲作品获得的最高奖项为文化部艺术司主办的中国越剧节银奖,多数作品仅在省市及学会的奖项中获奖。获奖数量较多,但高水准、高层次的奖项不多。

(四)市场情况

    1、演出市场

  市场是一个剧团、一个剧种,与一部作品的生命。演出市场能最直接体现剧团、剧种生存发展状态,与剧作为百姓欢迎程度。近几年,随着城乡居民对文化消费需求的增长和农村公共文化设施不断完善,宁波演出市场得到进一步的开发。下面是对宁波市国有戏曲院团近三年演出场次情况的调查,以之可以看到不同剧种的市场现状和产生的变化,具体见表四。

表四近三年宁波市戏曲院团演出场次统计

2012

2013

2014

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有限公司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36

101

137

36

85

121

72

65

137

132

宁波市甬剧团有限公司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36

123

159

52

117

169

81

76

157

162

鄞州越剧艺术传习中心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37

68

105

29

113

142

28

115

143

130

宁海县平调保护中心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10

296

306

18

210

228

20

245

265

266

余姚市姚剧团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19

156

175

23

102

125

42

118

160

153

余姚市越剧团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城市

农村

总计

平均年场次

21

174

195

31

114

145

40

120

160

167

240

837

1077

202

728

930

276

746

1022

1010

  表四显示,近三年来,宁海县平调传习中心的演出场次最多(演出内容90%以上为越剧,以2012年为例,该团演出总场次为306场,其中越剧演出206场,以晚会形式的惠民演出为100场),年均演出场次为266场;其次是余姚市越剧团,年均演出场次为167场;两个团年均场次分别占全市戏曲演出年均场次的26.3%16.5%。所有演出越剧的团体,总年均演出总场次为695场,占全市年均总演出场次的68.8%。这一定程度上说明,越剧依然是全市最受欢迎的戏曲剧种。

  从三年来所有剧团在城市和农村演出场次的数量上看,农村演出均占演出总数的70%以上,说明戏曲市场的主体依旧在农村,显示出艺术来自民间、扎根民间的强大生命力。同时,也看到随着院团对城市演出市场的开拓,以及政府文化采购的统筹安排,从2012年到2014年间院团在城市演出的数量逐年增加。如2014年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有限公司在城市演出的场次为72场,较之前两年有明显增加。

   2、传播方式

当下媒体传播的手段越来越丰富,这也为戏曲艺术的生存发展提供了更多的空间。对宁波来说,各院团在戏曲传播方面做了很多有益尝试。

1)立足本位的传播

有固定演出场所的院团,借场所之便,积极打造“周末剧院”“周末戏剧”等驻场演出的品牌活动,用低票价运作的形式培养戏曲市场,不仅增加了演出场次,也增强了戏曲传播。自2010年起余姚龙山剧院启动了“周末戏院”的项目,姚剧团和越剧团利用周末晚间时段进行驻场演出;2014年市演艺集团白云实验剧场开展“周末戏剧”的演出活动,安排市小百花越剧团、市甬剧团、宁波部分民营剧团以及戏迷协会轮换演出。这种驻场演出,不仅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也收获了社会效益,丰富了城市居民的娱乐生活,弥补了院团常年下乡,城市居民难得看到戏曲演出的空缺。

2)延伸传播

延伸传播是通过其他媒介进行音像传播、舆论传播、广播影视传播等。宁波市甬剧团自2013年来与电视台及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联合打造甬剧情景系列剧《药行街》,该剧在宁波电视台播出后,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追捧,不仅推广了甬剧,也推出了一批甬剧演员。这是借助现代传媒传播传统艺术的成功范例。鄞州越剧传习中心自2013年以来,打造“爱越吧”,在鄞州区各街道、社区成立越剧教学基地。以“周周有辅导、月月有沙龙、季季有比赛”为主线,开展“爱越吧课堂”“爱越吧沙龙”“爱越梦想舞台”“少儿越剧大赛”等主题活动,让专业演员与广大戏迷零距离接触,免费培训鄞州区业余团队骨干。这些活动延伸传播戏曲、推广剧团,同时反过来推进剧团的发展,不失为一项制造舆论传播的创造性尝试。

就总体市场情况而言,在政府扶持下,演出场次逐年上升,呈现出良性发展态势;传播手段日益丰富,也为戏曲的发展开拓了新的生存空间。

(五)财务情况

  1、财政拨款和演出收入

  2014年,宁波市5家国有戏曲院团全年总收入为5282.99万元,其中财政拨款3451.37万元,演出收入1806.14万元,其它收入25.48万元。从以上数据可看出,当前宁波市国有戏曲院团的主要收入来源是政府拨款和政府补贴,占总收入的65.33%。演出收入只占总收入的34.19%,远无法满足剧团的基本生存需求。不固定的其它收入所占比例更少,占总收入0.48%

   2、财务支出情况及利润分析

   2014年,宁波市5家国有戏曲院团全年财务总的支出为5185.39万元,与全年总收入5282.99万元略有盈余。其中工资发放总额支出为3291.42万元,占63.47%;生产投入为1618.44万元,占31.21%,其他支出为275.53万元,占5.32%。从全年财务支出情况看,财政支出过于庞大,与微薄的演出收入不成正比。在财政支出中,比重最大的是人员工资发放,制约着国有戏曲院团对艺术生产的投入。

(六)固定资产概况

固定资产主要指办公场所、排练场所,以及剧场等。目前四家单位有办公场所和排练场所,其中宁波市演艺集团办公场所面积为1400平方米,排练场所面积为820平方米;宁波市鄞州区越剧艺术传习中心办公场所面积为400平方米,排练场所面积为200平方米、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办公场所面积为50平方米,排练场所面积70平方米;宁海县平调艺术传承中心办公场所面积为50平方米,排练场所面积为300平方米;总计办公场所面积为1900平方米,排练场所总计面积为1370平方米,但场地老化,面积狭少,基本设施不足;三家单位有剧场,其中宁波市演艺集团剧场面积为3200平方米、余姚市姚剧保护传承中心剧场面积为3000平方米、宁海县平调艺术传承中心剧场面积为1200平方米,总面积为7400平方米;所有院团均无舞美仓库,每年每团至少支出18万租赁舞美仓库。

三、存在问题分析

  近三年间,宁波市戏曲艺术事业处于文化体制改革的重要转型期,改革中尚未理顺的各种关系,使得剧团发展逐渐呈现出后劲不足的状况。

(一)人才结构状况不合理

   1、人才流失严重

  目前,宁波市戏曲院团从艺人员一定程度上表现为对戏曲事业发展信心不足,思想状态不稳定的状态。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及市甬剧团实行企业化管理,转企对从业人员造成一定的思想冲击。尽管政府在三年间投入只增不减,从业人员对剧团现状不感乐观,目前已有6名演员相继调离,其中包括一名梅花奖演员;并有多名舞美人员离开剧团。

    2、缺乏领军人物

据调查显示,目前宁波全市国有戏曲院团179名演员中,仅有11名具有高级职称,占演员总人数的6%;曾获得过梅花奖、白玉兰奖及金桂奖的演员各一名。宁波市甬剧团除王锦文之外,缺少有影响力的领军人物;余姚姚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寿建立离开舞台后,缺少能于之比肩的人才接替。

  3、创作人才紧缺

宁波市所有戏曲院团均未配备专业的创作人才。兼职的创作类人才,如唱腔设计、舞美设计、造型设计等,都还无法胜任剧团的重大创作。因此,但凡重点创作剧目,主创人员均需外请;这一点在近三年原创剧目的主创团队上也有反映。

  4、管理人才短缺

长期以来,宁波市戏曲院团的管理者均为艺术人才兼任、转行,他们虽熟悉剧团运作,但缺少管理知识,对市场营销、人才管理及剧团的长远发展都还局限于传统模式,难以较快适应文化体制改革的新形势。

(二)剧目生产无法满足市场

1、原创剧目生命力不强

对常演剧目的调查显示,近三年宁波市戏曲院团创作的原创剧目几乎不在常演剧目之列。剧目隐性消失的主要原因,是在较长一段时间里,剧团的剧目生产注重艺术评奖,以宣传地域文化、地域名人为主题,往往不重视戏剧创作的基本规律,而在形式上追求大制作。由此,在推广演出中因舞美制作不适应中小型农村剧场,失去最庞大的农村市场;而在审美观念上,因过于追求深刻而不太符合大众的审美需求,大多数城市观众接受程度也不高。最终只能在评奖结束后压于箱底,不再演出。一个剧团如无常新常演的、能代表剧团特色的原创性剧目,将难以打开市场。

  2演出质量明显下降

  转企改制后,剧团要创收养活自己,就无法解决艺术提高的问题,演员没有精力钻研艺术,导致演出水平下降。再者,优秀人才的流失以及从业人员思想不稳定的状态,也导致了舞台表演艺术水平的下降;另一方面,剧团没有每日练功的硬性规定,从艺人员潜心于艺、苦练基本功的风气趋于走弱。因为存在懒散怠惰的现象,个别院团的名声实有下降。

  (三)扶持经费投入不足

    1、人员保障经费不足

  国办院团人员待遇普遍较低的情况长期存在,导致优秀人才流失,人员队伍不稳定。企业化管理的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及甬剧团,人员工资由基本工资、上班日工资和演出费构成,即收入高低与演出场次挂钩。越剧团主要演员基本工资不到3000元,演出旺季,实际到手收入最高不超过6000元;如遇演出淡季的月份,每日上班,扣去五金后,实际到手收入有时不到3000元。甬剧团虽另有部分舞美公司收入的贴补,演员月平均收入为6000元左右。待遇不高,是人才留不住的重要原因。

    2、非遗传承保护经费投入不足

  以宁海平调为例,宁海平调的演出市场十分狭窄,靠日常演出难以维系剧团运作。目前宁海县每年投入50万用于平调人才培养,但无演出补贴,仍无法使平调健康、持续地进行活态传承。倘使有部分经费用于平调日常演出,进行平调普及工程,才能使之更好传承。

(四)戏曲生存氛围不佳

  1、社会氛围不浓

  五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期,但凡有演出,宁波报、宁波大众报等报纸均有演出预告和演出介绍,制造了“全民戏曲”的社会氛围。而当下,戏曲越来越小众,各类媒体对戏曲艺术的关注相对七八十年代来说,少之又少。没有宣传就谈不上关注,长此以往,不利于戏曲的整体性传承发展。

  2、评论研究氛围不浓

创作与评论二者是相互促进的,评论的长期缺失对于艺术创作而言有害无益。七八十年代,宁波部分报纸上经常能看到一些对上演剧目的评论,其中不乏直面批评。当下,报刊评论以赞颂式、捧场式的观后感文章及新闻报道为多,这些评论对剧团和剧目有推广宣传的作用,却无法真正提供建设性建议。同时,宁波市还缺乏专门研究地方戏曲的人员。没有高质量的评论和研究,难以有效促进创作发展。

四、促进宁波地方戏曲发展的思考和对策建议

  为营造良好的环境和氛围,促进当代戏曲传承发展,2015年711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力争在“十三五”期间,健全戏曲艺术保护传承工作体系、学校教育与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传习相结合的人才培养体系,完善戏曲艺术表演团体体制机制、戏曲工作者扎根基层潜心事业的保障激励机制,大幅提升戏曲艺术服务群众的综合能力和水平,培育有利于戏曲活起来、传下去、出精品、出名家的良好环境,形成全社会重视戏曲、关心支持戏曲艺术发展的生动局面。宁波国有戏曲院团要利用当下国家保护传统遗产、发展文艺事业的有利时机,按照自身的发展规律和艺术特征,积极探索发展空间。

(一)继续深化体制改革

  1、找准发展定位,构建现代企业

  已经转企改制的戏曲院团,首要问题是重新构建现代企业科学的组织架构,增加一线的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的人数,在保持人工成本的前提下,提高工作产出。通过有效的分析和评估,科学合理的对院团内部的岗位进行设置。根据院团自身的战略和经营目标确定组织结构的模式。要抓住中央关注戏曲事业传承发展的契机,积极争取各类保障经费,稳定人心,踏实进行艺术生产,保证艺术质量,同时增强市场意识,提高综合实力。

  2、明确传承职责,激活竞争机制

  艺术传承中心的任务是融舞台演出、培养人才、搜集整理研究为一体,成为继承和发展本剧种艺术的主要阵地。更重要的是要把工作的重点放在发展上,不断创作出优秀剧目,为民营剧团起示范作用,完成政府慰问演出任务,满足广大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这才是保护发展地方戏的根本。同时,要改变几个院团合并因资源共用而产生互相牵制的局面。海平调团及越剧团目前连演员都长期共用,这对两团的发展都没有益处。只有独自发展,相互促进,才能有效激活竞争机制,增强发展活力。另一方面,尽管越剧并非宁波本土地方剧种,但作为全国性大剧种,它有较大的演出市场,应鼓励其发展。

  3、树立产业观念,广泛开拓市场

  戏曲院团首先要具有一种观念:戏曲演出是一种商品,是一种追求利润回报的产业。要想赢得市场,必须树立产业化的发展理念。生产受众需要的文化产品,是这个产业链最根本的环节,只有受众需要的文化产品,才能真正走出地域,到全国更大的市场中取得良好的经济与社会效益。要加强开拓市场的能力,通过资源整合使创作、策划、营销、演出、传播等各个环节有效衔接,构成演艺的产业链条。

(二)加强戏曲人才培养

  1、综合推进戏曲人才引进培养机制

  人才是戏曲艺术得以保存、传承和发展的生命载体。要畅通引进戏曲优秀专业人员的通道,按照特人特招、特事特办原则。要改变人才培养思路,推广“以戏带人——戏曲名家收徒传艺”的培养模式,通过特邀名家排演传统经典,即能产生经济效益,又能带动人才成长。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长期与越剧名家赵志刚合作,几年来打造《蝶海情僧》《何文秀》等剧目,通过AB角的形式,传承剧目、培养后备力量已见成效。除培养表演和伴奏人才外,还应全方位地开展编剧、导演、作曲、舞美设计、教育、研究等方面人才的培养工作。

  2、多层次搭建青年演员素质提升平台

  院团内部积极组织技能比拼,宁波市继续举办两年一次的青年演员大奖赛,推荐优秀的青年演出参加省举办的“新松计划”。将比赛、考核成绩作为青研班学员的推荐、新老剧目的排演、重点演出的安排和专业职称评定等工作的重要依据,激励表演人员提高自身业务水平。对于业务能力强、综合素质高的优秀青年演员,院团要以“不拘一格推人才”的胸怀加以重点培养,让青年演员在大戏中担纲主演,以舞台实践推动青年演员成长。

  3、加大力度培养本土创作力量

  地方戏曲要将传承地域文化作为自身职责,特别是要用本土戏讲述地方文化故事。方言是地域文化的象征,宁波方言与方言文化包含着宁波人对家乡和自我的认同,对本土文化的自豪,也是戏曲区域特色和乡土魅力的根源。本土的主创人员,更了解本土文化、剧种特色及剧团情况,有条件结合剧团实际情况进行创作,建议经常组织现有专职及兼职创作人员,观摩各类艺术节、戏剧节;设立奖励基金,鼓励他们创作反映本土历史与时代的优秀作品。

  (三)改善剧目创作氛围

  1、挖掘、整理和恢复传统剧目

  任何一个戏曲剧种都是以传统戏为根基并发展起来的,而大量观众群也是产生于传统剧目的濡染之中。虽然现在戏曲观众群大量减退,但传统剧目依然是吸引观众的一个最主要方面。失掉这一根基,就谈不到未来。甬剧在近年来连续编排恢复滩簧小戏,让看惯了大戏恢弘舞美和音响的观众耳目一新。另外,戏曲所包含的传统道德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对今天的道德缺失起到弥合作用。

    2、支持剧本创作,推进原创剧目打磨

开展戏曲剧本创作扶持计划,面向社会征集优秀的原创剧目、改编剧目及移植剧目。调动社会人员创作戏曲剧本的积极性、主动性,并将优秀戏曲剧本向剧团推荐。演出历史故事是戏曲形成和发展的基本状态,所以编排历史剧是戏曲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但有些人把历史剧简单理解为历史故事的重新改编,近几年宁波新创剧目往往是将历史故事搬上舞台,而不太注重戏曲规律。要对原创性剧目生命力不强的问题展开调研,了解观众对演出剧目的意见,另一方面了解戏曲观众的审美需求。为进一步打磨剧目以及再创作新剧目提供指向性建议。

     3、创新声腔音乐,提升戏曲表现力

坚守戏曲本体,但不是固步不前。戏曲音乐可以吸引流行音乐、外国古典音乐中适合剧情、有利于塑造人物形象的万分,但主体音乐必然要民族的、传统的、戏曲的。表演方式上要与诸如话剧、电影这样的体验方式有机地结合起来,但戏曲也要坚持自己的程式。宁波滩簧剧种自身表演以“半自然半程式”为特点,其发展要以表现与体验、理智与情感、神似与形似有机结合,以前者为主,让后者为前者服务,即将体验到的人物情感,通过相应的各式性的动作表现出来。

  (四)加大政府支持力度

  1、加大政府购买力度

  国有院团是地区文化的代表,能提供更为精致的文化产品,满足人民日益提高的精神文化需求,“走基层”的演出不能少了国有院团的一席之地。但国有院团演出成本高,而现有文化惠民工程政策规定的演出补贴费用与实际演出开支距离较大,因此常不能享受到政府的文化扶持。建议政府实施文化采购项目时,分别设立国有剧团和民营剧团不同的补贴政策,以更好地让优秀艺术走进基层。

  2、设立戏曲驻场演出扶持资金

  参照国家文化部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全国巡演经费补助的做法,设立专项经费,实施驻场演出经费扶持。整合目前龙山剧院的“周末戏院”和白云实验剧场的“周末戏剧”“周末儿童剧”等驻场演出项目,推出整体性优秀戏曲剧目驻场演出扶持办法。对符合补助条件的优秀剧目,给予演出场次或剧场场租补贴,更好地培育市场。对院团联袂驻场演出项目实行剧场免场租、剧场与院团演出收入分成的模式,政府扶持则体现在给予低票价演出补贴和采购部分场次。

    3、加大促成文化交流力度

  文化交流不仅能提升宁波城市文化的影响力和院团的知名度,同时也能极大地提升演职人员的自信心和院团的凝聚力。三年来,市越剧团、甬剧团、余姚姚剧团多次携剧目赴韩国、美国、非洲等国家以香港、台湾地区进行交流演出。2014年甬剧《安娣》赴美国文化交流,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演出时,吸引了卡内基梅隆大学、匹兹堡大学等学校师生和当地社区居民前去观看。这是宁波甬剧首次亮相美国舞台。建议政府多为剧团提供文化交流的机会,让宁波更多的戏曲剧种、院团能走出宁波、走出国门。

  (五)营造宣传舆论氛围

    1、多渠道、多形式地组织全民戏曲活动

组织实施“全民戏曲艺术素养推广”活动。2013年以来,宁波甬剧团持续开展了“甬剧月”“甬剧节”活动,经典剧目展演、与业余剧团互动,在市民中重新掀起了“进剧场看甬剧”的热潮,三年来红火程度一年胜过一年。建议该活动持续举办下去。2013年至2014年,宁波电视台组织了越剧大家唱、甬剧大家唱的电视栏目,在市民中引起了不小反响。通过电视这一大众的媒体营造氛围,无疑是一种投入小、见效大的形式。

  2、加强学校戏曲普及教育

  继续推动戏曲进校园活动,支持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到各级各类学校演出,鼓励大中小学生走进剧场。在学校建设戏曲社团和兴趣小组,开展校园戏曲普及活动。鼓励戏曲院团四十五岁以上优秀演员到学校任教,同时为在校学生舞台实践创造机会,形成剧院团与戏曲学校教学人才流动、教学相长的人才培养体系。并按行政大区调整和完善戏曲艺术院校设置,形成各自培养侧重和特色,优势互补,满足区域戏曲事业发展对后备人才的需求。

    3、设立宣传评论平台

宁波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于2015年6月底成立,整合了全大市文艺评论人才资源。建议协会多组织观摩、研讨、交流,写作有争鸣的、能提出建设性意见的评论文章,借助《宁波日报》《宁波通讯》《天一文苑》等报刊杂志刊发。形成创作评论良性互促发展,营造戏曲舞台艺术健康发展的良好氛围。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深耕传承土壤,戏曲花朵才艳 (2016-02-26)
·中韩打造文化商业新品牌 (2016-02-26)
·《天一文苑》第十三辑 (2016-02-19)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