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创作成果
甬剧情景系列剧《药行街》剧本第四集《醉医险酿祸》(节选)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马敏 发布日期:2015-08-10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人物:沈慧英、田七、阿忠、梁医生、百搭嫂、阿三、阿娥、阿良、

      阿福、王老板、裁缝杨老板、金老太、金满堂、银花、白雀灵、

      应聘男子甲、应聘老先生

一、同心堂

(田七打开店铺大门,伸个懒腰,手里拿着一张招聘告示,贴到门外;阿福正好拉车经过,好奇地凑过来看个究竟)

阿福:田七,你在贴什么告示呀?

田七:(拍拍告示)白纸黑字,长了眼睛做啥的,不会自己看啊--(转

      身进屋)

阿福:我要是认识字还会来问你啊?

二、药行街上

(馄饨摊前,阿娥在卖菜;几个顾客在吃早餐;阿福拉车经过馄饨摊,阿三把他叫住)

阿三:哎,阿福阿福--

阿福:(停住)啥事体了,请我吃包子啊--

阿三:这小意思--哎,我问你呢,同心堂贴了张啥告示呀?

阿福:我咋晓得了,我又不识字--问问那个田七,像吃了枪药一样。

(旁边药材铺王老板闻声走过来)

王老板:我去看看告示写了啥。

阿娥:嘿,人家田七是还在生气,我们逼婚逼婚,逼得人家沈老板现

      出真身!

阿三:你还叫沈老板啊,人家是老板娘!

阿娥:对对对,是老板娘!

阿三:再说了,这也不算我们逼婚,我们是要为小青出头哎,倒是沈老板……娘,她扮男人扮得太像,我们哪里会晓得里面还有噶多花头精。

阿娥:这是我们都瞎眼了,你们这帮男人没看出来,我这个女人也没看出来,连百搭嫂这火眼金睛也会被骗进。

(王老板看完告示回来)

王老板:我看过了,那张是招人的告示。

阿娥:招人?招啥人啊?

王老板:招聘坐堂先生。

阿娥:招坐堂先生?哦,我晓得了--我听说这是金家老太太提出来的要求,沈老板娘如果想要继续经营这同心堂,就要找一个男先生来坐堂!

阿福:哎哟阿娥姐,这你也晓得呀--你马上要变成第二个百搭嫂了嘛。

阿娥:我就是听百搭嫂说的哦。

王老板:这也没错,同心堂这么大一家店铺,一个女人,既要当掌柜,又要看毛病,金家肯定不放心,找个男的来坐堂,比较牢靠。

阿三:是说呢,坐堂先生么肯定要男人才行--

阿娥:为啥一定要男人啦?我看老板娘的医术噶高明,她做先生绝对

      没问题--再另外招人,也不晓得会招来啥阿猫阿狗--

阿三:你是女人,当然就帮你们女人说话--啥阿猫阿狗,没本事敢来

      药铺找生活啊?

王老板:哎哎,你们看,有人来揭告示了!

(几人纷纷聚在一起伸长脖子看热闹)

三、同心堂门口

(一男子在同心堂门口仔细看启示,忽然伸手把告示撕了下来;田七看见了,立刻冲出来)

田七:哎哎哎,你咋回事,怎么把我们招人的告示撕了呀?

男子甲:(一口余姚话)你们不是在招坐堂先生吗,我是来应聘的!

田七:(打量几眼)哦,是来应聘坐堂先生的?哎哟不好意思,请进,请进!

(田七极其热情地将男子甲迎进同心堂;见阿三等人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田七哼一声,将门重重关上;阿三等人面面相觑)

四、同心堂

(男子甲坐在诊厅,一边拿毛笔写着方子,一边跟沈慧英和田七吹牛皮;只听男子甲嘴里一直絮絮叨叨没停过)

男子甲:我在余姚名头多少响啦,人家都尊我一声刘大先生!象山那边一家医馆再三请我过去坐堂,还答应送我一套两楼两底的房子--我嫌那个房子靠海太近,太潮湿了,就没答应--呶,还有杭州的名店张同泰也来请过我,工钱嘛比象山还要翻一倍--

田七:(忍不住)那你咋不去了--

(沈慧英碰碰田七,田七只好忍气吞声)

男子甲:(继续滔滔不绝)我到药行街来,是看相这条街名声在外,虽然说是有点屈才,不过一分铜钿一分货,我一身真本领,货卖与识家,工钱上么总不能太掉价了是吧--

(快镜头:男子甲嘴巴还在滔滔不绝。)

(镜头拉开,沈慧英已不见踪影,田七倒在椅子上打瞌睡)

(同心堂门口,一张新的告示又贴在那里)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先生坐在医案前,田七殷勤地端茶倒水,老先生拿着一个放大镜,写药方脸都快凑到纸上去了;沈慧英看得直犯愁叹气;老先生一起身没站稳,碰倒砚台笔架,人也差点绊倒,田七手忙脚乱地扶住他)

田七:小心!小心!

老先生: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想帮忙去收拾,结果一扭身险些闪了

        腰)哎哟--

田七:我来我来!老先生你千万不要乱动,你坐着不要动--

(田七望向沈慧英做个哭脸,沈慧英摇头)

(同心堂门口的告示撕了贴,贴了撕)

五、药行街上

(阿三、王老板、阿娥等人在馄饨摊议论前来同心堂应聘的各色医生)

阿三:这两天同心堂里进进出出的先生像走马灯一样,老老少少,各色各样的人都有,我是眼睛都看花啦。有几个人试了一两天才被请走的,有些人时间就短了,我一屉包子还没蒸熟,人就被请出来了。前两天还来了一个兽医,你们说好笑不好笑!

王老板:反正不管兽医还是人医,到现在还是没一个人留下来。

阿娥:哎,我听说上次不是来了一个姓周的医生啊,听说还蛮牢靠的,怎么也走了?

阿三:哦哟,不要提了,那是个痨病鬼!每天咳死咳活,肺都要咳出来了--

阿娥:啊?痨病鬼咋好给人看病啦?

阿三:呶,昨天他到我摊上吃馄饨,吃着吃着,忽然“噗”个一口血喷出来--

阿娥:哎哟!

(阿娥等人惊跳起)

阿三:桌子椅子上都被他喷到--

阿娥:哪一张桌子?

阿三:呶,就是你们坐的这张--

(众人顿时惊慌地跑开)

阿娥:你个阿三,痨病鬼在你摊上吐血,咋不早说啦!这病是要传染的!大家快走,快走!

(众人一哄而散)

阿三:哎哎哎,你们都还没付钱了--不要走啊--唉,早上的生意又白做了!

六、同心堂

(沈慧英从同心堂出来,看一眼贴在门外的告示,叹口气,走进门)

沈慧英:(唱)告示张贴半月多,

坐堂先生没着落。

上门应聘人不少,

合心合意没一个。

金家派人来催促,

眼看药铺不归我。

只求老天多保佑,

降一个神医来救火!

(柜台旁,田七托着脸发呆,阿忠拿着鸡毛掸子清扫灰尘)

阿忠:田七,让一让--田七--(见田七发呆,在她面前一晃鸡毛掸子)

田七:(被灰尘呛到,打个喷嚏)阿嚏!阿忠先生,你做啥啦?

阿忠:你在发什么呆?挡着我了。

田七:哎哟,阿忠先生,坐堂先生也招不到,店铺也开不了张,你每日搞了噶清爽有啥用?

阿忠:哎,每日把卫生搞清爽,万一哪天人家走进来转一圈,一看这家药铺蛮不错,蛮敞亮么,就决定留下来了!

田七:唉,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体--告示已经贴出去这么多天,来的都是啥乱七八糟的人啦,要么是牛皮大王,要么是老弱病残--咋会招不到一个像样的坐堂先生呢?

阿忠:这药行街上噶许多药铺医馆,要刚好有一个好医生一头撞进我们同心堂,还要互相看对眼,双方都满意,也是蛮不容易的,这要看运气,要看缘分,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

田七:阿忠先生,我们是招坐堂先生,你怎么说的好像保媒拉纤做亲事一样。

阿忠:我就是打个比方嘛。

沈慧英:阿忠先生这个比方打得贴切,找个好先生和找个好对象一样,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田七:师娘,你还有心说笑话?坐堂先生找不着,店铺不能开张,我们怎么办呀?

沈慧英:其实我心里也急,要是不跟你们说说笑话打打岔,我这脑门上都要急得冒烟了。

阿忠:老板娘,田七,你们都不要心急--老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同心堂这么好的药铺,自然会有好医生进门--

(阿忠话音未落,梁医生推门而入。此人貌不惊人,打扮朴素,背着手昂着头,踱着方步)

田七:哎耶,真的有人进门了--(迎上前,打量几眼,觉得不像应聘的人)哎,这位先生,你有啥事体吗?我们还没开张呢--

(梁医生“嗯”了一声,并不答话,顾自背着手,四下打量;田七、沈慧英、阿忠三人互相看看,也摸不透他的底细)

田七:(试探地)先生,你是不是,看到门口的告示,来应聘坐堂先生的?

(梁医生还只是“嗯”一声,旁若无人地踱着方步,左看右看)

田七:哎,先生,我在同你讲话呢--(奇怪地嘟囔)这人咋回事啦?怎么不理人?是不是是个聋子--(凑到身边大声地)先生!

梁医生:(吓一跳)嗯?

田七:我问你是不是来应聘的?

梁医生:你这么大声做啥?我耳朵好得很。

田七:那你为啥不睬我?

梁医生:你不用睬我,我就随便看看。

田七:随便看看?看点啥啦?

沈慧英:(也迎上前)这位先生--

梁医生:哎,你们不用管我,忙你们自己的吧,我就看看。

阿忠:哦,呵呵,随便看,随便看--

(沈慧英和田七面面相觑)

田七:怎么最近来的都是稀奇古怪的人啦--

(这时,就听门外大呼小叫,阿娥急急忙忙跑进门来,两只手高高地举在头顶;拉黄包车的阿福也随后进门)

阿娥:老板娘!老板娘--

沈慧英:我在,怎么了呀?

阿忠:耶,阿娥,你两只手举得噶高做啥啦?

阿娥:我--

阿福:老板娘,她这两只胳膊一直放不下来,坐在我黄包车上一路就这么举在头顶上。

沈慧英:这是咋回事体?

阿娥:我,我早上梳头,梳了一半,不知道哪根筋搭牢,两只手就放不下来了。

田七:咋会放不下来?来,我帮你--(掰阿娥的胳膊)

阿娥:(痛得大叫)哎哟哟哟--碰不来碰不来,一碰就痛得要死!

(这时阿娥的老公阿良匆匆赶来,听见阿娥呼痛,急忙冲进来)

阿良:(喘气)阿娥!老婆,你咋样了?

阿娥:老公,我真真痛死了!

阿良:你叫得来像杀猪一样,我吓也要被你吓死了--阿福,你的黄包车拉得真快,我在后面跟也跟不上--

阿福:你老婆一路大呼小叫,我怕出人命,还不赶紧快跑--

田七:(觉得好笑)师娘,胳膊抬不起来的我倒是见过,举起来放不下来的,我从来没看见过--

阿忠:(也觉得好笑)这毛病倒稀奇的,我在药行街这么多年,也从来没看见过--

阿娥:你们还要笑啊?要是一直这样放不下来,我怎么办啊,做人也不要做了,吃饭都要人家喂了--

阿忠:那只好让你老公喂你了--

阿良:阿忠先生你不要笑话我们了,唉,清早白早,梳个头会梳出毛病来--我说要帮你掰掰下来,你就不肯!

阿娥:你想痛死我啊!我要是放得下来肯定自己放下来了,还用得着来看先生呀?

阿良:老板娘,听说你有个啥红毛瓶,闻一闻就能治百病--

沈慧英:我早说过了,那不是仙丹,不是包治百病的--

阿良:那银针呢?听百搭嫂说,你的银针随便什么毛病,扎两下就能好了--

沈慧英:百搭嫂又说大话了,哪有那么灵的银针?这毛病我也头一次见,行不行我要试一试才晓得--

(这时梁医生忽然“嗯咳”一声,众人这才注意到他)

小福:耶,这是啥人啦?

田七:你问我啊?我也不晓得--

沈慧英: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有啥话要说?

梁医生:让我来。

沈慧英:(一愣)你说啥?

梁医生:我说,你们都让开,我来治。

(众人都愣了)

阿良:你来治?你是啥人啦?

阿忠:哦,这位是刚刚来应聘的坐堂先生--

阿娥:又是新来的?这人,不会是兽医吧?

阿忠:(悄悄地)老板娘,既然他要治,不如就让他试试,看看他有没有真本事。

沈慧英:嗯,也好。这位先生,这毛病你会治吗?

(梁医生不答话,挥手示意众人让开)

阿良:这,老板娘,这个人,来不来事啊?

阿忠:阿良,不用慌,让先生看看情况再说。

(梁医生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阿娥,围着阿娥转着圈看;阿娥被看得尴尬不已;众人也是面面相觑;梁医生搬过来一张椅子,一指椅子)

梁医生:坐下。

(阿娥乖乖坐下,梁医生继续打量她,上下左右远近高低,看个没完,边看还边露出不太正经的笑容;阿娥吓得不由自主又站起来)

阿娥:哎老板娘,我汗毛都被他盯了竖起了……

阿良:哎哎,你放规矩点哦,眼珠子盯着我老婆滴溜溜乱转做啥--

阿忠:阿良,看病看病,不先看怎么治病?

阿良:那也没有这种看法的!

田七:俗话说望闻问切,不过这望的时间倒有点长的。

(这时梁医生指指阿忠手中的鸡毛掸子)

梁医生:借你的鸡毛掸子用一用。

阿忠:哦哦,给你--你要这个做啥呀?

(梁医生不回答,趁众人不备,忽然用鸡毛掸子去挑阿娥的衣角;阿娥尖叫一声,猛地放下手去按住衣服;阿良大惊失色地跳起来)

阿良:啊?!你个老色鬼!你想对我老婆做啥?吃豆腐啊--

(阿良猛地冲上去揪住梁医生的衣襟;阿福、阿忠等人也叫嚷起来)

阿福:(也冲过去拽住梁医生)下作老色鬼,调戏人家老婆--

阿忠:(一把抢下鸡毛掸子)哎呀,你咋好用我的鸡毛掸子做这种事!

沈慧英:(忙上前阻拦)等一等,不要打!不要打--

田七:(大叫一声)哎呀!师娘,你看--

(众人回头一看,阿娥的双手放下了,正一脸惊喜地将胳膊抬起、放

下,抬起,放下)

阿娥:老公,我好了!你看,嘿嘿,我好了!

阿良:(忙冲上去)哎呀?你的胳膊放下来啦?真的好啦?

阿娥:好了好了,一点也不痛了--

阿良:你,你咋放下来的啊?

阿娥:我也不晓得--刚才他,他要挑我的衣裳,我心里一急,连忙伸手这样一按,就好了!

沈慧英: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先生真是真人不露相,请问贵姓?

梁医生:客气了,我姓梁。

沈慧英:梁先生,请,请上座--田七,看茶--

田七:(兴奋地)哎--(去倒茶)

阿忠:梁先生,请,请--

(沈慧英、阿忠领着梁医生去堂前落座)

阿福:哦,原来他不是调戏你老婆,他是在治病啊!

阿良:治病?哎呀,这种怪招真真没见到过--刚才还差点冤枉他了--

阿娥:真是神医,我全好了!你看--(不停活动胳膊)

七、药行街上

       (药行街上市面繁荣;同心堂门口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童氏中医

        馆门口车马冷落;童家正看着同心堂的好生意,一脸失落)

 

如需下半场剧本内容,请联系本院。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