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艺谈沙龙
摒弃脸谱复刻,回归个体生命
越剧《二泉映月》的启示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发布日期:2015-05-27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江南好人》、《二泉映月》,再加上早年的《孔乙己》,大概可以构成茅威涛的“民国三部曲”。有前辈的《祥林嫂》和《啼笑因缘》在先,民国戏自来是越剧可以涉足的范畴。只是,《二泉映月》中的主人公阿炳不再是以往那个受尽旧社会压迫的苦命艺术家,而被演绎成了一个游戏人生的浪子、会哭会笑的平常人,拥有独立人格和自主追求的鲜活生命。

  传统戏里,我们看多了因果循环、善恶有报,她是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他是有志难酬的落难公子。而在茅威涛和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新世纪创排的作品里,这些传统叙事基本被摒弃,我们能看到梗着脖子一脸穷酸相的孔乙己,看到以藏书守书为毕生志愿的天一阁主范容,看到雌雄同体善恶一身的“江南好人”沈黛,看不到《西厢记》张生之后的李生、董生。茅威涛塑造的每个人物好像都带有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在和社会的对话中自我求证、自我坚守,富有某种“现代性”。

  阿炳在大众印象里是个落魄乞丐,街头卖艺为生。很少有人知道他曾经是无锡道场里少年得志的“小天师”,他的人生也曾经春风十里扬州路,曾经千里莺啼绿映红。而他目盲的真正原因是不知节制放纵过度,染上恶疾以致双目失明。越剧《二泉映月》里对一切都没有避讳,而且为这个“果”找到了一个“因”——阿炳是道士华清和的私生子——并将这个“因”无限放大。

  公元1893年8月17日,阿炳出生在江苏无锡雷尊殿旁的“一和山房”。父亲华清和是无锡洞虚宫雷尊殿的当家道士,按道规不能娶妻。阿炳的母亲,一个无锡秦家的寡妇,在为华清和生下这个“私生子”一年后去世。这个故事在真实记载中是存在的。“私生子”的身份成为阿炳的原罪和埋葬其一生的阴影。茅威涛说,也许有人觉得私生子没什么,但她饰演的阿炳不是这样,在他的个体生命勃发着一种自我,他必须知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当阿炳得知自己其实是个弃儿的时候,他的人生观都崩塌了,原有的自尊自信无形剥落,甚至自我的存在产生了怀疑。这一切在行动上表现为肉体的放逐和精神上的流浪,他离开了被他视为悲剧源头的家雷尊殿,流离于市井街头、烟花柳巷,惶惶如丧家犬。直到金银散尽,毒气伤眼,走进人生底谷。

  这时,戏剧安排了一位叫做董催弟的寡妇来到阿炳身边,同样的落魄与不幸,一举一动却闪耀着某种母性的光芒。她给予阿炳的安慰和关怀正是阿炳天然缺失的那一部分。这份感情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爱情,而是落魄天涯、相依为命。人世悲哀已极,唯有互相取暖,慰藉平生。“我随泉声卿随我,卿拉我衣我拉琴”,演出至此,茅威涛和陈辉玲两位演员在一束逆光中牵衣而行,剧场顿为一种沉重的生命感笼罩。主创说,也许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双臂膀、一个港湾、一双可以被牵的手安慰我们困顿的人生;也许每个人都会想生命里有个可以执子之手的人、找到一处灵魂的依归来完成生命的整个历程。

  日军侵华,百业萧条,阿炳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艺术家的敏感使他对众生所遭遇的种种不幸感同身受。此时,老鼠啃坏了他赖以为生的胡琴,阿炳孩子气地把胡琴当了直到引带出更多的真相——其实他从未被抛弃。

  在董催弟的鼓励下,阿炳重返道馆,发现生前并不支持他学琴的父亲华清和在临终之际为他留下了琴谱,而他以为早就离己而去的姆妈其实是个善于音律的才女,阿炳操持胡琴的天赋正是传自他的母亲。得知这些的阿炳终于在精神世界与自己的身份妥协了,与音乐合二为一。茅威涛说阿炳其实有一种艺术家的“作”,他所经历的苦难不在外界,更多来自内心的纠结。他以为自己是弃儿,其实并不是。像我们常常以为生命中极致珍贵的东西已经离己而去,但其实它们就在生命深处沉睡。一旦被唤醒,即会洗涤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劫难。越剧《二泉映月》告诉我们的是,我们终将在困顿的人生中找到救赎,找到生命的彻悟。

  全剧第四出,有一场无锡茶馆的群戏,各种小人物登场诉说在日军铁蹄下苟活着的不幸。全剧在那一瞬间好像有一种要向外走的趋势,要回归到民族危亡的语境中去。但是家国情怀只是昙花一现,在之后的故事里,阿炳又回到自我纠结里去了。这也是全剧争议最大的地方。被誉为“圣曲”的《二泉映月》到底是对众生的悲悯,还是个人情怀的诉说?主创在这出戏里有意摒弃阿炳的社会属性,只单纯地让他完成自己,一方面可能是编剧的笔力所限,一方面也可能是为了避免阿炳重新回到概念化、脸谱化的形象中去。选择社会叙事,或者能让整个戏的格局变得更开阔一些,但是能够好好把一个人的“心灵史”写好,也不失为一条出路。毕竟,无论身在什么世代、无论是谁,作为一个个体,能够完成自己,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市艺研院启动《宁波越剧口述史》 (2015-03-30)
·寻访宁波越剧老艺人 (2015-03-30)
·宁波民营剧团发展研究 (2015-03-06)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