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艺谈沙龙
《血手印》蕴含反腐新意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汪盛科(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特约评论员) 发布日期:2015-03-06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2015年春节,越剧《血手印》在宁波逸夫剧院演出,这是一部戚(雅仙)毕(春芳)流派代表剧。《血手印》的剧情早为观众们所熟知,剧中王千金对爱情的真挚表达感染了许多人,花园会相约赠金,法场祭夫感天地,使许多人怆然泪下。与许多观众一样,我也是因为钟爱戚毕流派唱腔,再次走进剧院来看这部戏。

  《血手印》同样是一部公案戏,包拯审案,洗雪冤情。不由得让我想到这一年来的热词——“反腐”。在这样一部传统戏剧里,其实也寓含着许多“反腐”话语,启迪我们思考。

  司法不公的背后,往往有腐败的影子。司法不公是老百姓对社会不公正最强烈、最切身的感受,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的破坏作用也最为明显。造成司法不公的因素纵然很多,而执法者腐败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在《血手印》里,其实案情并不复杂。花园相约赠金后,林招得当晚到王家花园取金,不料丫鬟雪春已被马夫张培赞所杀。虽然有血手印、血衣衫,但杀人凶器未曾找到,三百两黄金没有下落,两枝金钗令人生疑,人证物证都不齐全,但执法者薛超,自恃国舅身份,任意妄为,草率作出判决。这当中,王千金之父王春送上厚礼传家之宝金壶瓶,趁机要置林招得于死地有很大关系。就是因为薛超受贿,不问情由,不问证据,使得案情越审越糊涂,越审越草率,最终林招得屈打成招,被问成死罪,判为斩刑。《血手印》所叙述的情节,是对社会一种负面现象有准确刻画,与观众心中的认知完全一致,能够引起观众的共鸣。

  腐败盛行,人们往往归因为当权者的贪得无厌。但在我看来,这与社会心理有莫大关联。在《血手印》中,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王千金之父王春,他欺贫爱富,忘恩负义,行贿公庭,借机害人,相当程度上催生了当权者的腐败。当权者、执法者的腐败,首先要归因于个人道德品质的低下,但也有社会不良环境的影响。薛超本来就是个糊涂官,如今王春献上珍宝金壶瓶,就更加利令智昏,肆意妄为,越发糊涂。所以说,反腐既要反当权者之腐败,也要反社会不正之风。风气不正,必令腐败丛生。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常可以发现一些人,一边大骂官员腐败,另一边正寻思着如何找机会捞上一票。这种社会现象不改变,腐败的土壤不铲除,要想真正除尽腐败,定然难以奏效。如此看来,王千金的精神便显得非常可贵,她不但敢于反抗父亲的歪风邪气,还敢于同贪官污吏抗争。

  所以说,反腐败,要靠民心齐、民风正。如果民心不仁,反腐便无可能;民心坚定,反腐就有希望。《血手印》中,王千金法场祭夫这一折,表达了大多数百姓的共同心声,加上委婉感人的艺术表现形式,几十年来不知感动了多少人。王千金诵读祭文,其实是在公开喊冤,直到最后一刻,她都没有放弃呼唤公正,始终期待冤情昭雪。她在祭文中说到“官府只认新贵,王法无有分寸,经不住严刑副供,熬不住三拷六问,屈打成招,有口难分,法场判斩,杀害良民!杀害良民!”更为可贵的是林招得之母,四处喊冤,直至告到包拯门下。只有人民群众对于社会公平正义的坚守,才是反腐的强大力量。反腐,就是要铲除滋生腐败的社会负面心理,就是要营造民心仁厚、社会公平的良好环境。

  反腐败要靠法治,需要权威。在《血手印》中,或者说是在传统心理中,包拯成为了法治的化身、正义的化身、权威的化身,这是人民群众的美好期待所在。在戏剧中,包拯所做出的判决,不仅仅是找出真正的凶手,更是表达人民群众对正义的诉求。王春被投入大狱,薛超被发配到边关充军,林招得与王千金喜结良缘,这样的结论,就是想表达人民群众对褒扬正义、鞭挞丑恶的心愿。

  《血手印》中王千金这一人物,这也是戚雅仙老师非常满意的一个艺术形象。过去看来,王千金身上体现了信义与真情,她认为林王两家早联姻,决不因林家败落而悔婚,不但送衣送鞋,还相约赠金。现在看来,她身上更有一种抗争精神,追求社会正义。她不但敢于抗争父亲欺贫爱富的不道德行为,还敢于谴责官员的贪腐与无能,法场祭夫诵读祭文体现她刚强坚定的一面。从舞台表演上来,戚派传人在演出这一折戏时,如泣如诉,情动于衷,使在场观众无不流下同情的眼泪。我想,这同情之泪,便是对王千金真情与勇气的嘉许,是对她抗争精神的支持。

  《血手印》这样一部越剧传统剧,之所以令人百看不厌,之所以蕴含反腐新意,正是因为剧中包含了人民群众千百年来对于信义与正义的坚守与追求。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