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文化论丛
宁波民营剧团发展研究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友燕玲 发布日期:2015-03-06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摘要:近年来,宁波民营剧团队伍日渐壮大,成为丰富乡镇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力量。在国营剧团普遍遭遇生存困境时,民营剧团却呈现出勃勃生机。本文在调研宁波市戏曲类民营剧团的整体情况、生存环境、发展态势、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对民营剧团生存现状做全面客观的评估,并对目前民营剧团生存发展所呈现出的特点、存在的问题进行归纳分析,探索民营剧团生存发展的内在规律,思考并提出有益于民营剧团健康发展的意见及建议。

  关键词:宁波;民营剧团;发展研究

 

  民营剧团,又叫民间职业剧团,通常称为戏班。在20世纪50年代之前,戏班均由团长私营。1951年全国性戏曲改革运动之后,一些较好的戏班经政府改造,成为国有剧团,民间自由组合、未获得政府资助的戏班,则成为民营剧团。本课题调研的民营剧团专指正式登记注册的、具有营业性演出资质并具有市场经营能力的国有体制外的剧团,且重点为经营戏曲演出的民间职业剧团。

  一、宁波民营剧团的发展现状特征

  民营剧团作为地域民俗文化和特色文化的代表性组织,与广大人民群众有着很强的亲和力和文化渗透力。随着社会主义文化市场机制的不断完善,民营剧团得到了充分发展,逐步成为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力量。

  (一)民营剧团的基本情况

  1.总量规模大

  根据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市场处提供的数据,截至2013年12月,宁波市登记在册的文艺演出团体共有137个。而根据2013年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宁波市民营剧团生存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具有营业性演出资格的文艺表演团体共有148个;其中,国有剧团12个,占8.2%;民营剧团136个,占91.8%,是文艺演出团体的主力军。

  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登记在册的数据与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调查得到的数据两者存在差异,原因在于文化主管部门目前所运用的文化市场数字化网络监督系统录入软件为近两年启用,一些早年注册的剧团未被录入其中。这两个数据都不包括尚未注册的剧团,即极少数无证但仍在民间从事营业性演出的小部分剧团。另外,由于民营剧团经营不稳定,剧团数量处于不断变化中。

    2.分布区域广

  宁波市136个民营剧团分布区域广,各县市均有民营剧团,以慈溪市、鄞州区两地最多。在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登记注册,持有合法证件并接受年检审核的剧团分布如下(见表1)。

1    2013年宁波市民营剧团分布情况

区域

数量(个)

比例(%

慈溪市

31

22.8

鄞州区

24

17.7

余姚市

18

13.2

象山县

17

12.5

奉化市

16

11.8

海曙区

8

5.9

宁海县

7

5.1

江东区

5

3.7

镇海区

4

2.9

江北区

3

2.2

北仑区

3

2.2

总计

136

100

  数据来源:根据2013年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宁波市民营剧团生存现状调查报告》整理。

  从上表可看出,宁波市民营剧团区域分布不平衡。结合实际情况,表现为:

  (1)、经济发展好的地区,民营剧团多且种类丰富;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地区,民营剧团少且种类单一。即如表1反映,慈溪市、鄞州区的剧团相对较多,奉化市的剧团相对少(严格意义上说,纯粹以营利为目的的奉化民营剧团仅有两个)。

  (2)、戏曲演出传统深厚的地区剧团相对较多,如象山县、余姚市;反之,演出传统淡薄的地区剧团较少,如北仑区现有的3个剧团,2个为外地挂靠,1个刚成立不久。

  (3)、专业剧团活跃的地区,民营剧团发展相对困难。市场有限,两种不同性质的团体共存,必然存在竞争,政府对国有剧团的倾向性扶持以及剧团实力的差异导致了这种状况。这在余姚市、江东区、海曙区、江北区四地表现较为明显。

  3.经营品种广

  宁波民营剧团经营艺术种类包括戏曲、歌舞、综艺、广告、模特、舞蹈、魔术、舞龙、提线木偶等。其中以戏曲类为主体,共96个,占民营剧团总数的70.6%。戏曲类中又以越剧团为主体,共82个,占戏曲类总数的85.4%;其余为姚剧团7个、绍剧团5个、甬剧团2个。

  4.组织形式多

  宁波民营剧团组织形式多样,主要有以下五类:第一类为家庭成员一同创业,剧团凝聚力比较强,经营相对稳定;第二类为家族继承式剧团,历史较长,剧目积累丰富,继承者对舞台、市场均较熟悉,发展相对较好;第三类为脱离专业剧团的演员或乐队工作人员创办剧团,以专业剧团的工作经验管理,经营相对规范;第四类为根据演出需要临时组建演出队伍,实行“一戏一聘”制,如象山雨辰越剧团、江北区祥瑞越剧团等;第五类为业余爱好者创办剧团,有正规的政府审批资格证件,从业人员热情高,但艺术水准相对稍低。

  (二)民营剧团的人员情况

  1.来源多元化

  宁波民营剧团人员的来源多元化,主要有四种途径。第一种来自科班,20世纪八九十年代,宁波地区很多乡镇开办越剧小科班,培养了一批演员,这批演员现在是剧团的中坚力量;第二种来自艺校,主要有绍兴艺校、嵊州艺校和宁波艺校,其中有小部分演员曾在国营剧团工作过;第三种为剧团自主招收学员,他们跟随经验丰富的前辈学习技艺,象山县、宁海县的部分剧团中还有“师傅带徒弟”的传统;第四种来自于业余爱好者,有在职人员,也有退休人员,演出以娱乐为目的,这类人员多活跃在甬剧、姚剧和绍剧的民营剧团中。前三种人员均接受专业表演训练,以演出为固定职业,在民营越剧团中最为常见。

  2.人员不稳定

  剧团一般有20至30位演员,810位乐队人员,后勤人员310人。规模较大的剧团有50人,较常见的为30多人。演员组成不稳定,每年都会更换、流失或增加,具体人数无法准确统计。粗略计算,宁波市96个戏曲类民营剧团从业人员有近4000人,由于存在“一班人、两块牌”的现象,实际从业人数应当不足此数。

  3.年龄偏老化

  民营剧团演员年龄结构情况因剧种不同而有明显差异。越剧演员年龄在18至20岁左右,甬剧演员年龄在2560岁左右,姚剧演员年龄在3080岁左右,绍剧演员年龄在4060岁左右。演员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总体较为老化,尤其是绍剧、姚剧等民营剧团,演员队伍基本由中老年构成,后备人力资源不足,面临无人传承的局面。

  (三)民营剧团的剧目情况

  1.根据市场需求批量生产

  民间广场演戏不同于剧场演戏,同一地点演出一般少则3至7天,多则一个月,因此剧团需储备大量剧目,以保证长时间在一地演出而无重复剧目。民营剧团以批量复制国有剧团的剧本戏和演出即兴创作的“路头戏”,作为生产剧目的两种主要途径。

  民营剧团演出的剧本戏均来源于国有剧团的剧本戏,演员根据录像自行学习表演,最后仅用一到两天时间合成,一周可排练7至8出剧本戏。调查显示,只演出剧本戏的民营越剧团,剧目储备在4060本左右。对于宁波本土国有剧团的原创剧目,民营剧团均能演出,如《桃花梦》、《康王告状》、《百花江》、《琼浆玉露》、《皇后易嫁》等。剧本戏的创排,保证了艺术品位,但排练仓促,基本一次合成之后就马上上演,粗糙显而易见。

  “路头戏”没有文字脚本,仅有故事概要和分场(分幕)提纲。排演新戏时,由派场师傅讲解故事梗概、人物和人物关系,并分配角色,重点场次到台上确定舞台调度,即能公演。调查显示,能演出“路头戏”的越剧团,常年上演的剧目有200本以上。能演出“路头戏”的姚剧团,剧目储备也较丰富。比如,余姚阳明姚剧团曾于20114月至5月间,在周巷海莫村连续演出31天,共计62场。剧团原本储备54本剧目,仅够演出27天,最后四天演出的剧目均为即兴创作的“路头戏”。“路头戏”排练快、上台快,费用少,生产剧目省事省时,但往往艺术品位不高。多数“路头戏”拼接多个剧本戏故事,情节随心,表演随意,为了热闹、符合观众口味,中间会增加一些淫邪的插科打诨,语言和内容常常粗俗不堪。

  2.根据欣赏心理选择剧目

  演出符合中国观众传统欣赏心理的剧目,无疑是打开市场的必要条件。民营剧团选择剧目,首先要求故事情节曲折离奇、通俗易懂,如《泪洒相思地》、《金殿认子》、《金殿拒婚》、《皇后易嫁》、《情探》、《追鱼》、《五女拜寿》、《梅花谣》等。其次要求大团圆结局,团圆意味着吉祥美好,体现着人们惩恶扬善的社会理想和追求圆满的美好心愿,如《珍珠塔》、《荆钗记》、《白兔记》、《何文秀》等。每个越剧团基本都储备上述剧目。另外,“告状”戏、“金殿”戏特别受百姓欢迎,《康王告状》、《哑女告状》、《天道正义》、《血手印》、《玉堂春》、《金殿认子》、《金殿拒婚》、《金殿赐鸩》,这些戏的结尾都有一个主持公道的人站出来,完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圆满结局。

    3.根据欣赏需求丰富形式

  能满足观众欣赏需求的形式越丰富,越能接到更多演出生意。为满足农村观众喜欢看场面热闹的武戏的需要,不少剧团从河南、山东等地招来武打演员,专演正本前的加演戏,或者在正本剧情中增加武打情节。为吸引年轻观众,有的剧团在正本开演之前加演歌舞、综艺和自创的小品。近两年来,LED电子屏成为吸引观众、增强现场效果的新手段,有无电子屏做背景成为剧团洽谈演出生意的招牌和关键要素。为此,各团竞相采购。为了能更好地生存和发展,民营剧团会竭尽全力求新求变。

  (四)民营剧团的演出情况

    1.旺季以民俗活动为依托

  民营剧团演出市场首先是以民俗活动为依托。一是祭祖或重修家谱,宗族会邀请戏班到祠堂演戏。二是庙宇主神诞辰,农村有请戏班到庙宇演戏的习俗,至少演出三天三夜。三是过年、过节,菩萨生辰等民俗活动,几乎都要安排戏曲演出。农村的祭祀活动成为戏曲演出的温床。民俗活动相对集中的时段即为演出旺季,如农历正月到五月、七到九月。另外还有几种无固定时间的民俗演戏,如遭遇火灾后,白天演出“火烧戏”酬谢火神菩萨,晚上演“安神戏”向太平菩萨祈福。渔民出洋时,演出“出洋戏”,祈祷风平浪静、满载而归;回洋演出“回洋戏”,感谢大海恩赐。

    2.淡季争取政府“指标戏”

  “指标戏”是指政府采取财政补贴的方式采购演出剧团和剧目,直接送戏到农村的演出。自2005年实施文化惠民工程以来,各县区、市相继出台“千场戏剧进农村”、“天天演惠民工程”、“阳光直通车”、“雄镇大舞台专业剧场”、“海享大舞台”等一系列政府采购政策。这些政策以为群众送戏、买戏,让群众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农民看得起大戏、看得到好戏为目的,为丰富农村文化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2013年,全大市“指标戏”共演出约4800场。“指标戏”的演出团体主要有三类:当地的专业院团、民营院团以及外地剧团。调查显示,在多数县区、市,民营剧团成为“指标戏”的演出主体,获得了更多的演出机会和演出市场。民俗活动少的演出淡季,民营剧团均靠演出“指标戏”维持经营。象山县的剧团认为“指标戏”往往到从未去过的地方演出,可以拓宽市场,甚至可以培育新的市场。大部分剧团负责人表示,“指标戏”最好能一直进行下去。有了“指标戏”,戏班在淡季也能找到演出台基。

  3.少量个人邀请

  个人邀请演出的情况,间或也有,并不多见,在民营剧团全年演出类型中所占比重较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企业主或成功商人请剧团到家乡演出,答谢乡里,求神保佑来年发财。如镇海越剧一团2013年全年演出480场,在宁波大市内由企业主或成功商人邀请演出的场次约20场,约占全年演出场次的4%。另一种是为了制造热闹气氛而请剧团来演出,比如祝寿、婚礼、丧事等。如慈溪青年越剧团2013年总共演出390场,其中“祝寿戏”10场,仅占全年演出的2.5%,以婚礼和丧事为名义的邀请演出几乎没有。

 

  二、民营剧团生存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艺术人才相对缺乏

    1.优秀表演人才紧缺

民营剧团普遍存在人才紧缺问题。民营越剧团的演员主要来自20世纪八九十年代由剧团团长私人开办的科班和现在的艺校。来自科班的演员接受过科班的严格训练,具备扎实的基本功,长年累月的演出使他们具备了丰富的舞台经验,表演技艺水准不凡。现在已不存在“科班”这种教学形式,这类演员也就无法继续培养。来自艺校的演员,多半学业并不优秀,最优秀的基本被国有剧团录用;这些年轻演员往往缺乏舞台经验,演戏以模仿为主,表演中规中矩,缺乏激情。两方面导致了民营剧团紧缺优秀表演人才。

    2.剧本创作人员缺乏

民营剧团没有专业编剧人员,剧目生产依靠复制国有剧团的演出录像。大剧种,如越剧,专业剧团多,演出剧目多,可供民营剧团复制的范本就多;但小剧种,如姚剧、甬剧和平调,专业剧团剧目不多,为了防止市场被抢走,对剧目严加保护,致使这些剧种的民营剧团能复制演出的剧本戏极少,严重阻碍了剧团发展。比如,宁波姜山甬剧团目前能演出的剧目仅有10个。

    3.“路头戏”艺人趋少

  早期戏班最大的特点是具有独立生产剧目的能力,即自编自演创作“路头戏”。“路头戏”创作的关键,是有能讲故事的派场师傅和能即兴表演的演员。现在,能讲故事的派场师傅越来越少,而大多艺校出身的演员局限于模仿,缺乏临场创编能力,致使能演出“路头戏”的剧团越来越少。可以预测,如无专门的传承保护措施,“路头戏”这种传统演艺方式若干年后将会自然消失。

  (二)市场秩序不规范

  1.契约制仍不完善

  由于历史习惯的沿袭,民营剧团的很多演出只有口头约定,没有正式的合同保证,导致演出临时取消的情况经常发生。如象山万花越剧团曾遭遇这样的情况:原本与鄞州某村商定好2010年“五一”期间在该村演出三天,因为联系敲定得早,当时没有签订合同。在联系演出事宜当天,该村分配到了“五一”期间的“指标戏”。在花钱与不花钱的对比下,该村理所当然选择了有政府补贴的“指标戏”。这样一来,万花越剧团原本的演出计划被打断。“五一”本为演出季,而剧团只好放假。

  2.个体中介存在利弊

  在戏曲市场上活跃着个体中介,俗称“戏头”。这类中介在台州一带最为活跃,宁波部分地区也有。他们了解村落的节庆和民俗,外乡人要到当地演出必须通过中介,他们将戏曲市场垄断在手中,谋取中介费。这笔费用没有统一标准,因人、因地而异,有时高达一天戏价的百分之三十。“戏头”会给剧团带来演出机会,也会使演出利润缩水。

    3.恶性竞争提升经营成本

  目前民营剧团,尤其是民营越剧团中普遍存在“挖角”现象。某些经营状况不好的剧团,为打开局面,不惜高薪从其他剧团“挖角”。但高薪“挖”来演员,依旧无法改善经营状况,演员因没戏演很快选择再次跳槽。不正常的人才竞争抬高了主角演员的身价。2009-2013年间,头肩小生或花旦的日工资由五六百元蹿升至千元以上。目前剧团头肩小生、头肩花旦最高月工资可以拿到3万元。为了留住优秀演员,团长往往只能被动答应加工资。主要演员加工资的额度从原先几十元一档升级为一百元一档。因为缺少统一标准,剧团负责人被动任由工资支出增加,致使经营压力不断增大。

  (三)“指标戏”基层管理亟待完善

  实施文化惠民工程以来,“指标戏”催生了一大批新兴的民营剧团,活跃了演出市场,激发了民营演出团体的演出热情。文化下乡把演出送到了很多常年看不到戏的边远地区,让老百姓真正享受到了文化发展的成果。但该工程实施至今,在基层的执行过程中还存在诸多不够完善的地方。

    1.考核标准不尽合理

各县区、市文化主管部门对宁波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分发的“指标戏”演出场次如何合理分配给剧团,都制定了各自的考核办法。但因对民营剧团的生存现状了解不深,造成制定的部分考核标准脱离实际,有些规定过于死板。如某县文化主管部门规定“剧团演出必须有25人在台上(包括后场)”,这势必使剧团为分到“指标戏”而在演出时增加不必要的人员,从而增加演出成本。成本过高不利于剧团到更艰苦的地区演出。

  2.具体操作存在不规范

  由于监管不够到位,“指标戏”存在被转让给非中标剧团的情况,甚至存在凭靠人情关系只领取演出补贴,不完成演出的情况。这不仅有违惠民工程本身初衷,同时也扰乱了原本的市场秩序。

  3.“三证”审批较为困难

  能参加竞标“千场戏剧进农村”的剧团必须“三证”齐全,即由文化部门、工商部门和税务主管部门批准的演出许可证、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目前,民营剧团“三证”的审批存在批证困难的问题。很多剧团因“税务登记证”难以办理,无法参与“千场戏剧进农村”的招标。

 

  三、宁波民营剧团的发展趋势研判

  (一)在剧团数量上呈逐年稳步增长

  尽管受整体经济环境影响,现在民营剧团演出市场发展有些困难,但其数量仍在增加。2012年度到2013年度增加了17家。可以说,农村给民营剧团提供的演出市场很大,依市场应运而生的剧团会越来越多。

  (二)在剧团生态上与国有剧团互补

  总体来说,民营剧团的发展应与国有剧团形成互补。民营剧团要形成自己的特色,时刻了解观众需要,关注市场变化,随机而动、随机而变;充分发挥民营剧团流动性强、灵活性高的特点,多途径、多形式地寻找演出市场,弥补国有剧团的演出空缺。

  (三)在文化发展上成为非遗传承载体

  甬剧、姚剧、平调等作为宁波本地独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虽有专业剧团承担主要的传承任务,但每个剧种均只有一个专业剧团,势单力薄。要形成一定的文化基础,必须发展民营剧团,两者之间形成良好的竞争机制,亦能促进专业剧团发展。让民营的甬剧团、姚剧团、平调团参与到非遗传承的工作中来,成为非遗保护的重要载体。

  (四)在发展空间上遵循自然选择规律

  国内研究戏班的专家认为,对于民间戏班干涉越少,越有利于它的生存发展。“一个充分自由发展、自然发育的市场,它内在地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足以萌发出对它整体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的那些秩序与规范,在这里充分体现出草根阶层的智慧。”

 

  四、促进民营剧团发展的思考与对策建议

  (一)提升剧团内质

  1.强化队伍建设

  一个剧团,最能显示实力和活力的因素是团长和演员。剧团未来如何生存、发展,关键在于组织者和领导者。调查显示,团长的素质往往决定着剧团的风貌。这种素质的核心是需求研判能力、市场营销能力、剧团管理能力等。一个头脑清楚、思路清晰、能力强的团长,所带剧团生意红火。提升剧团活力的关键在于不断提升团长的经营水平。其次,演员是剧团的门面,演员艺术水平高无疑是招揽观众、赢得市场的黄金招牌。因此,剧团不仅要注重招聘有实力的演员,更要注重培养现有演员,积极选送有潜质的演员参加浙江省文化厅组织举办的业务培训,或者出钱请老师辅导。经过进一步培训、指导,提升演员的唱、念、做、表综合能力。

    2.打造剧团特色

  市场有限,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剧团必须要打造自身特色,“无可取代”是生存的根本。这种特色首先体现在能演出一到两部独有剧目,其他剧团不能演出的剧目势必是吸引市场和观众的首要因素。其次体现在有独特的表演风格,比如演出即兴创作的“路头戏”,演员即兴发挥的表演风格定为观众热捧。最后体现在丰富的表演样式,兼演其他剧种或其他艺术种类,比如,越剧团能演出绍剧或姚剧团能演出越剧,最大程度满足观众需求是得到市场青睐的关键。

    3.营建人性化的剧团

  从劳资模式上看,民营剧团由团长私营,团长即为资方,演职员为劳方,但双方的雇佣关系并不牢固。演员流动性大,与团长和演员之间的关系不稳定有关。人性化管理是最大限度保持剧团队伍稳定的有力手段。采取民主集中制管理、提供尽可能多的福利保障等都是直接而有效的方式。制度化的“人情”效应,可以长期积累情感,加强团队凝聚力,有效避免演员无序流动。

  (二)改善政府支持

  1.成立民营剧团“协会”

  由政府牵头,组织各县区、市民营剧团成立行业协会,根据各地区的具体情况制定行业规则。从当地剧团的负责人中选举“会长”,政府部门人员可担任顾问或联络员,以协调整个行业在区域里的有序、和谐发展。行业协会可以弥补文化主管部门在民营剧团管理方面的不足,解决剧团生产经营中的具体困难,化解剧团之间、剧团与管理部门之间的矛盾。

    2.举办培训活动及戏剧汇演

  尽管浙江省文化厅每年都安排针对民营剧团演职人员的相关培训,但名额有限,能参加省培训的人员不多。且培训时限较长,即便安排在剧团歇夏时段,对一些需要承担繁重家庭事务的演员来说,也极为不便。建议在宁波举办定期或不定期的培训。时间以歇夏时段为主,师资以专业剧团的演员和专业人员为主,也可与宁波市文艺学校合作,共同举办培训班。

  举办戏剧汇演活动不仅能丰富当地群众的文化生活,同时也可以给剧团提供互相交流学习的机会。建议其他各县区、市参考宁海县、奉化市定期安排民营剧团戏剧汇演的做法,举办年度集中展示、交流、竞演的活动。宁波市则可以举办全市范围的、两或三年一届的民营剧团展演大赛,搭建定期交流平台,调动剧团的积极性和参与热情。

  3.购买适合民间演出的剧本

多数民营剧团缺乏独立创作能力,也无充足资金购买新戏剧本,这方面政府如能伸出援手,将为他们解决“无水之渴”。2013年安徽省出台了为民营剧团打造“十大名剧”的方案,组织民营剧团自行申报题材,由省文化厅帮助创编排练,并根据演出效果、演出场次和获奖情况等予以筛选和补助,到2015年共扶持“十大名剧”。此举既增加民营剧团的演出剧目,同时也帮助民营剧团打造品牌,不失为一项可供借鉴的做法。建议政府部门安排一定专项资金,采取年度性集中购买版权的办法,选择适合在基层,特别是农村演出的新编优秀传统剧目剧本,免费提供给民营剧团移植排演。

    4.出台民间演员职称评定制度

  因市场无序,现阶段民营剧团演员工资无限制地逐年上涨,给民营剧团的发展造成了严重阻碍。如能推行民间演员职称评定制度,将对民营剧团的长远发展起到积极作用。杭州黄龙越剧团及嵊州地区在民营剧团演员评定职称方面的经验,皆可资借鉴。建议由政府或者行业协会牵头,参照国有剧团演员的评级办法,出台民营剧团演员职称评定办法。按照当前经济发展程度和当地工资标准,拟定固定职称级别所对应的工资参考标准。标准可以相对宽泛,但上限和下限都应有明确规定。一方面遏制演员工资随意上涨,另一方面则避免因工资制度僵化而使剧团失去活力。

  (三)增加社会关注

  1.呼吁媒体关注民营剧团

  多年来,民营剧团又被称作“草台班”,整个社会舆论并没有给予较为公允的评价,这无疑影响了剧团的发展。新闻媒体如能更多地关注生长在民间的剧团,增加他们的曝光率,将会对现状有所改善。宣传报道民营剧团积极正面的事迹、专题报道民营剧团的演员等,营造有利于民营剧团健康发展的社会舆论氛围。也可择优选取一批民营剧团演出的剧目录音、录像,在电台、电视台播放,加强推介力度,扩大民营剧团的社会影响力。

  2.引导观众关注民间演员

  观众是剧团最根本的支持者,没有观众,剧团无法生存。调研发现,观看民营剧团演出的观众不仅有演出所在地的村民,也有闻讯而来的“戏迷粉丝”。这些“外来”的观众,是剧团免费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和宣传者,对剧团拓宽演出市场有着积极作用。但目前广大戏迷的关注点几乎在专业剧团,需要通过媒体宣传等方式引导更多“戏迷”性质的观众去关注民间的剧团和演员。

  3.借力企业友情赞助

  通过相关部门采取减免相应税收、公益宣传企业形象、帮助打造企业文化等鼓励措施,积极引导社会各界通过投资、资助、捐赠等方式参与民营剧团的建设和发展。鼓励社会企业向民营剧团在基层和农村的公益性演出提供资金支持。如奉化长隆集团每年资助长隆越剧团4万--5万元,越剧团每年以三场冠名“长隆集团友情赞助”公益性演出回报集团。这样的做法,可资借鉴推行。

  4.加强专业与民营互动交流

  民营剧团与专业剧团之间虽存在竞争,但对于整个戏剧事业的传承发展而言,二者是统一、互补的,需要加强相互间的沟通与交流。专业剧团储备有大量演出剧目,且在表演、化妆等方面更为精致,可与民营剧团结对互助,适当与之共享剧目,并对有需要的民营剧团予以技术指导。民营剧团的生存发展是一种客观的戏剧现象,需要戏剧研究机构去关注,与他们展开交流、互动,并总结、归纳民营剧团在生存发展过程中的特定规律,从而起到指导其发展的作用。

 

参考文献:

[1]赵晓亮.宁波古戏台[m].杭州: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 2011

[2]徐渊、桑毓喜.宁波昆剧老艺人回忆录[m].苏州:苏州市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编,2002

[3]钱宏.中国越剧大典[m].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 浙江文艺音像出版社 ,2006

[4]傅谨.草根的力量--台州戏班的田野调查与研究[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 2001

[5]徐培良、应可军.宁海古戏台[m].北京:中华书局,2007

[6]林瑞武.福建省民营剧团生存状态调查研究[m].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2013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