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创作成果
甬剧情景系列剧《药行街》剧本第二集《庐山真面目》(节选)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马敏 发布日期:2015-03-04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人物:沈慧英、田七、阿忠、百搭嫂、童家正、金满堂、小青、阿康、

      阿三、阿娥、小福、裁缝、众邻居、病人

一、同心堂

(药行街上人来人往;同心堂里,原本凌乱的环境已收拾干净,沈慧英倚靠在柜台上想心事;田七蹦蹦跳跳地从楼上下来)

田七:师娘早--(见沈慧英没反应,跑到她面前大声)师娘--

(沈慧英吓了一跳,看清是田七,嗔怪地打了她一下)

沈慧英:起来了--昨天晚上睡得像一只小猪一样,又打呼噜又磨牙,

        还流口水--

田七:(不好意思地一抹嘴)嘿嘿,好几天没睡得这么舒服了--(看

      看沈慧英)师娘,你好像没睡好嘛,黑眼圈都出来了--

沈慧英:是伐--唉--(心事重重)

田七:师娘,这店--阿拉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沈慧英:你忘了阿拉到药行街干什么来的--

田七:晓得,寻先生---这样吧,师娘你开店,我去找先生--介惬意一

     爿店,人家又肯盘给我们,要是不要多少可惜了--

沈慧英:那是人家不知道我们身上没钱--要是知道了,还会盘给我们

        啊--

(田七低头无言以对;沈慧英安慰地拍拍她的肩)

沈慧英:好了田七,别想了--我忖来忖去阿拉还是走,你先回楼上收

        作东西--

田七:阿拉介么闷心勿响就走了--

沈慧英:(拿出一封信)我留了封信给金老板,等会阿忠先生来了我

        就跟他实话实讲--

田七:哦--(郁闷地上楼)

二、童氏中医馆

(童家正给一病人号脉,神情游离,一脸不快,病人疑惑看他;门外几个小孩在唱儿歌)

儿童:踢踢板板,板过南山--

(童家正烦躁地起身把他们赶走,门口爆米花叫卖声,被童家正训走)

病人:(怯怯地)童先生,你开的十贴药吃落人倒爽快了点--

童家正:(心不在焉)人爽快介好耶--

病人:就是出鼻血--

童家正:出鼻血好耶--

病人:出鼻血也好啊--(小心翼翼地)人家,人家讲是不是你药头开

      了重--

童家正:人家?人家是谁--

患者:天封塔旁边---

童家正:(突然发火)那你叫人家去看--走走走,你毛病我勿看了--(童家正把患者推出门,患者一脸无辜)

三、同心堂

(田七已收拾好行李下来;阿忠推门进来)

阿忠:哦哟,这有了新老板就是不一样,这店里看过去是蓬荜生辉了

      --(抱拳)沈先生早--田七--

田七:阿忠先生早--

沈慧英:阿忠先生,你来了--我是想跟你说--

阿忠:(自顾自)沈先生,你这人天庭饱满,地角方圆,是做大事体

      人,运道是跟着你走了--这爿店原先赵老板开勿落去逃走三个

      月了,到底盘给啥人一直搞勿落,你一来马上拿下--贵人贵人。

沈慧英:阿忠先生--

阿忠:(打断)哎,沈先生,现在你已经是这爿店老板了,不用这么

      客气,你就叫我阿忠好了—

沈慧英:好,阿忠,有样事体我想—

阿忠:(打断)沈先生,我也有样事体想问问你看--

沈慧英:那,你先讲--

阿忠:那我直说了哦--实话讲,我这同心堂饭碗头捧得牢捧勿牢,还

      勿晓得--勿是我没地方去,交关多地方叫我去过了,薪水出了

      比同心堂高了多--(观察着沈慧英)现在你接手了这同心堂,

      那我是否--

田七:(会意)你是想问阿拉师父,还雇不雇你当账房先生,对伐--

阿忠:哎没错没错--沈先生,那你的意思是--

沈慧英:(苦笑)阿忠先生--

阿忠:(纠正)阿忠--

沈慧英:好好,阿忠--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和田七—

阿忠:(又打断)等等等等,我还有一句闲话—

田七:(忍无可忍)阿忠--(见阿忠张大嘴巴看着她)先生,你能听

      我师父把话说完吗—

阿忠:啊,哦,好,好—沈先生,你讲你讲—

(沈慧英看看田七,一下反倒不知道从何说起;田七决定说出真相)

田七:阿忠哥,我和我师父两个人身上没钞票—

阿忠:钞--(反应过来)你讲西西啊?你倒再说一遍—

田七:我是讲--(大声一字一顿)我和我师父两人,身上没钞票—

阿忠:没钞票?--(看看沈慧英)没钞票,你们怎么盘店啊—

田七:阿拉根本没讲要盘店—

阿忠:没讲要盘—那,那你们走进这店里阿索来了—

田七:阿拉是来寻生活做哦—

阿忠:(更糊涂)寻生活?

(田七见说不清楚,赶紧跑出去把门口墙上贴着的告示撕下来,拿来给阿忠看)

田七:你看呢,这不是你们这家药店贴的要招人的告示啊—

阿忠:阿拉店里贴的告示--(拿过来看念一遍,最后念到落款)三

味药铺--(抖着告示)这根本不是我们同心堂贴的告示嘛—

田七:啊--(拿过来看)三味药铺--

(沈慧英拿过告示仔细看)

阿忠:这三味药铺是隔壁一家—你们看错了—我们店铺贴的是“店铺

      转让”的告示,我亲手贴在大门上头的—

田七:大门上头?阿拉昨天来的时候根本没看见—

阿忠:不可能--(转身去门口找)

四、同心堂门口

(阿忠出来上上下下找告示,最后在墙角落里看见一张脏兮兮的纸,拿起一看,正是写着“店铺转让“四字;阿忠赶紧拿着那张纸进来)

五、同心堂

(阿忠拿着告示进来)

阿忠:你们看你们看,这张告示才是阿拉店里贴着的—

(沈慧英接过看,田七也凑过来看,两人互相看看)

沈慧英:唉,阿忠先生--

(唱)药行街上来寻人,

遭遇小偷失纹银。

本只想,寻家店铺暂安身,

阴差阳错盘下店铺做主人。

同心堂,店堂气派我欢喜,

只可惜,身无分文白费心。

阿忠:啊,这这这--这真当话叫好心犯恶意,石板压脚面--

      (唱)我看你,底子老实人忠厚,

        同心堂,你来当家场面撑。

        谁知道,竹篮打水一场空,

        到最后,自家饭碗也不稳。

沈慧英:阿忠先生,实在交代勿过--

阿忠:那你们怎么不早点说啊--

田七:我好几回要讲阿拉不是来盘店的,每回都被你打断—

阿忠:那那那,那金家老太太答应把这家店盘给你的时候,你怎么不

说话啊—

沈慧英:我,一是我一时三刻没反应过来,二是,我还有点私心—

阿忠:私心?啥私心哦—

沈慧英:我昨天在店里的时候也跟你说起过,我家世代都是行医的,

在老家韩岭也开了一家小小的医馆,兼卖药材—

阿忠:哦,原来沈先生本来也是老板啊—

沈慧英:谈不上什么老板,只是一家很小的店面,一家人靠治病卖药

为生—

田七:阿拉那个医馆在东钱湖一带多少有名气了—莫枝、云龙、横溪

那边的人生病了,都会到阿拉韩岭的沈氏医馆来看病—你要是

不相信啊,去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沈慧英:田七—

田七:我又没乱说—

阿忠:相信相信,我相信的—我看昨天沈先生一出手就救了金家老太

      太,就晓得沈先生医术高超—

沈慧英:哪里哪里,那是刚刚碰巧了--     

阿忠:那沈先生你在韩岭,医馆开得好好的,怎么会到阿拉药行街来

      寻生活做呢—(想起)哦没错,你刚才说是来药行街找人的--

      你来寻啥人了--

(沈慧英欲言又止,和田七对视了一眼)

田七:是—是寻阿拉师父的哥哥,就是我的师伯—

(阿忠看看沈慧英,沈慧英赶紧点头)

沈慧英:对,就是我的师兄—他本来也是在我们的医馆里坐堂的,半

个月之前,他出来进药,到现在也没回去—我和田七不放心,

就出来找他—他以前采买药材都会来药行街,所以我们才来

到这里打听他的消息—

阿忠:哦,是这样啊—那你们打听到了吗—

(沈慧英和田七黯然摇头)

阿忠:(安慰)没关系,阿拉药行街来来往往的药材商人多,慢慢打

听,总会有消息的—

沈慧英:谢谢—不过我们现在身上身无分文,不得不回去了--(把信

        递给阿忠)这封信麻烦交给金老板,你代阿拉跟他说一声,

        实在是不好意思—

阿忠:这,唉—(接过信)我本来还忖你当老板,我仍旧当我的账房

      先生,没想到阿拉之间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

(阿忠想想从身上摸出一点钱)

阿忠:你们是不是连回去的路费也没有了--这些钱算我借给你--

沈慧英:(推脱)不用不用,我身上还有点东西,可以去当铺当一点

        路费--

阿忠:(坚持)不用去当铺了--以后再来药行街的时候,记得还给我

      就行了--

(沈慧英感激地接过)

六、药行街上

(金满堂背着手走过来,路上行人和路边摊贩纷纷跟他打招呼;他走过童氏中医馆门口,一只手猛地把他拉了进去)

七、童氏中医馆

(童家正一把将金满堂拉进中医馆;金满堂一个趔趄才站稳,见是童家正,不禁有些恼怒)

金满堂:(掸了掸衣袖)童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童家正:金老板,我就是想问你一句话—同心堂,你到底盘不盘给我?

金满堂:你怎么还在想这件事—同心堂昨天不是已经盘给那个沈先生

了吗--你自己也亲眼看见的—

童家正:我,我是亲眼看见的—可我也是亲耳听见,你答应把同心堂

盘给我的—

金满堂: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答应的不算,阿拉姆妈答应的,才

算—

童家正:你姆妈是不是因为那个姓沈的救了她的命,才会把同心堂盘

给他的?我跟你说,其实你姆妈她得的不是什么大病,就是

一时气血上涌,才昏过去的—我拿银针给她扎两针,她一样

能醒过来—

金满堂:(调侃他)那你为啥勿扎两针--

童家正:我银针身边没带的--

金满堂:(反问)格人家咋会人里带的--

童家正:这--

金满堂:人家泥水师傅泥夹泥刀泥翘板,木匠师傅长刨短刨八寸刨,

        都是走到啊里带了啊里--

童家正:(急了)你讲大头天话啊--照你这么说,铁匠师傅打铁榔头

        走了啊里背了啊里,杀猪屠其这把刀也是别了腰里,随身带

        了走啊--

金满堂:你火气冒介大--实话说,你运气是勿好,偏偏你跑去拿银针

        的时候,人家把阿拉姆妈救回来了—你看就连老天爷也不帮

        你,那我就更加没办法了—

童家正:(急)金老板,你看这事体还有转圜的余地伐--怎么说我和

        阿灵也是远房亲眷—你就是不给我面子,看在阿灵的—

金满堂:(打断)我谁的面子也不看—这件事,阿拉姆妈讲了算,她

既然已经出口答应把同心堂盘给那个沈先生,别人再说什么

都没用了--(往外走)

童家正:(赶紧拉住他)金老板,你再考虑一下—

金满堂:(挣脱)没什么好考虑的--(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契约)我一

晌就是去同心堂和沈先生定契约去的—你要是想要同心堂,

除非是这个沈先生不想要了--童先生,忖开点,钞票随便啊

里都可以赚,阿索要盯牢同心堂不放呢--(说完扬长而去)

(童家正恨恨地盯着金满堂的背影,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八、同心堂

(沈慧英拎着藤箱,田七背着包袱要离开同心堂;田七恋恋不舍地看看,阿忠一脸无奈地跟在后面)

沈慧英:阿忠先生,我们走了—下日你有空到我们韩岭来,只要说找

        沈氏医馆,人家都知道的—

阿忠:好好—虽然阿拉才认识两天,不过我觉得好像和你们交关有缘

      分--

(阿忠送他们到门口,金满堂刚好推门进来)

金满堂:噢哟哟--(见田七背着包袱,)小阿哥,开店第一日就去进

        药材,介勤力啊--(又见沈慧英拎着箱子)你们这是—

沈慧英:金老板—

(阿忠赶紧走到金老板身边)

阿忠:金老板,沈先生他们要走了—

金满堂:走?走到哪里去哦--

阿忠:他们是--(看看沈慧英和田七,欲言又止,把金满堂拉到一边,

      轻声)他们是根本没钞票,也不是想来盘这家店的—

(金满堂一下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脸上的表情琢磨不定;就在所有人以为他要生气的时候,他突然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沈慧英他们更不明所以)

阿忠:金老板--金老板--

金满堂:阿忠,你讲他们没钞票盘店是伐--

阿忠:是哎--

金满堂:钞票,钞票啥搭界了--(用力拍了一下阿忠)阿忠,你讲我

        金满堂是一个只认钞票的人伐--

阿忠:不是不是,钞票在你金老板眼睛里,那就是一张张屙草纸--

金满堂:(又用力拍了下阿忠)没错,还是兄弟你了解我--所以,沈

        先生,你没钞票不要紧,只要你答应接手这同心堂,要多少

        钞票,我给你--(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银票拍在桌子上)

(沈慧英和田七都看呆了;阿忠也以为金满堂有点不正常)

阿忠:金老板金老板,你,是不是受啥刺激了--

金满堂:(一瞪眼)受啥刺激了--我一晌脑子煞清爽--沈先生,我和

        你说,你肯盘下这家店,就是帮了我金满堂一个大忙--

沈慧英:金老板,这盘店事情是个误会--

田七:阿拉钞票都给贼骨头偷去了--

金满堂:偷去啥搭界了--你们没钞票,我有钞票啊--(拿起桌上的钱)

        这些钞票,就当是你付的押金和房租,我先拿回去交给阿拉

        姆妈--等同心堂重新开张,你赚了钞票,再还给我也来得及。

沈慧英:这--

(金满堂见阿忠目瞪口呆看着这叠钱,又拍了他一下)

金满堂:阿忠,这些是我小货铜钿,你别说出去哦--

阿忠:哦哦--(自言自语)这咋像空手套白狼了--晓得这样,这家

      店我把它盘下来了--

沈慧英:金老板,这,这不太合适吧--

(见沈慧英还要推辞,金满堂马上把契约拿出来,拿起笔唰唰写上名字,摁上指印,把契约递给沈慧英)

金老板:怎么样,这样就不怕我反悔了吧--

沈慧英:这--

(沈慧英还在犹豫,田七反应过来,赶紧把笔拿给沈慧英)

田七:师父,签--(见沈慧英还愣着,把笔塞到她手里)快点签--

(沈慧英看看金满堂,见金满堂一脸热切地看着她,虽然心里还不是很明白,但还是在契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田七拿来印泥,沈慧英摁上指印)

金满堂:好好,太好了--(一拍沈慧英的肩,沈慧英一个趔趄)沈先

        生,以后阿拉俩人就是穿一只裤脚筒的兄弟家--同心堂交给

        你,我放心--(一把又搂过在一边还没回过神来的阿忠)还

        有,阿忠,他也是我兄弟,阿拉两人从小是在药行街上赤屁

        股大哦--(田七偷笑)他这人啊,就像是他的名字,就一个

        字,忠--(阿忠不好意思地摆摆手)所以,我把同心堂盘出

        去,就只有一个条件,老板好换,账房不能换--

沈慧英:这个当然--像阿忠先生介好的账房,我也没地方去寻--

阿忠:谢谢沈先生--

金满堂:(满意地)这下好了,我一桩心事落地--(抬手招呼田七)

        来来,小阿哥--

田七:(过来)我叫田七--

金满堂:田七,这名字取得好哦--(从袋里摸出几个铜板给田七)呐,

        到牌坊下底阿康老酒店拿一埕老酒来,绍兴老酒十年陈,下

        饭老三样,阿康老板晓得--

田七:哎--(接过钱转身跑出去)

沈慧英:金老板,我还是有件事情不太明白--

(金满堂拍拍沈慧英的肩,沈慧英下意识地躲开)

金满堂:(打断)不明白,等老酒吃落,就都明白了--阿忠,去拿三

        个酒杯来--

阿忠:好好--

九、药行街上

(百搭嫂又在阿三馄饨摊发布重大新闻;阿康、小青、阿娥、阿三、王老板,还有拉黄包车的小福都围在一边听)

百搭嫂:哎哎哎你们看,是被我讲准了伐,这同心堂是盘给这两个外

        乡人了伐--

阿娥:你这人是皇帝圣口--百搭嫂,我真真是忖不明白,这同心堂咋

      会好呒清头盘给两个外乡人了--

百搭嫂:这里头复杂了,你们要听伐--

众人:(故意)阿拉不要听--(散开)

百搭嫂:哎哎,你们别走呢--求求你们,拔我讲讲光,勿讲我要生病

        的--闲话讲金家为了这同心堂盘给啥人,金家老太太是,被

        她两个媳妇真真逼煞了,再加上这童先生也来搭一脚,几个

        人吵来吵去吵来吵去,就听明“咣当”一声--

众人:咋了--

百搭嫂:这金家老太太被他们吵得头晕眼花,一口气上不来,就“咣

        当”一声,翻倒了--

阿娥:啊,厥气了--

百搭嫂:是哪--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外乡人从身上拿出一只红毛瓶--

小福:红毛瓶?咋过大哦--

百搭嫂:(比划)介过--介过--要么介过啊--(越来越大)

阿娥:你也好的了,有介大红毛瓶啊--

百搭嫂:随便它咋过大,反正就是一只瓶子呢--他“砰”地一声打开,

        就看见一股白烟从瓶子里窜出来,整个金家院子都是香气--

       (吸吸鼻子,好像闻到了一样)

小青:还有香气啊--

百搭嫂:(陶醉地)这香气,咋讲讲呢,又有点像麝香的气味,又有

        点桂花的香气,还有一点--

(阿三刚好把蒸好的一笼包子打开)

百搭嫂:还有一点肉包子的香气--

(众人哗然哄笑)

阿三:想吃肉包子你就直说--(拿了一只装在碗里给百搭嫂)呐,当

        心烫--

百搭嫂:我会介馋痨啊,要吃你肉包子--(摁摁肚皮)不过肚皮好像

        是讲得有点饿了,吃一只也不搭界--(拿过咬了一口,烫嘴)

        哦哟,烫煞烫煞--

小青:百搭嫂,那后来呢--

百搭嫂:西西后来了--讲到阿里的了--

小青:就是那个新老板他--

百搭嫂:哦,后来他就把那个红毛瓶放到金家老太太的鼻子底下,让

        她闻了闻--金家老太太,“喉”的一声,一口海底痰吐出来,

        人马上就醒过来了--

阿娥:嘁,又是海底痰--你有新鲜点闲话伐了--

百搭嫂:这还欠新鲜啊--(故意)阿三,阿娥讲你包子肉不新鲜--

阿三:啥西啊,我这肉还不新鲜--我这包子肉都是四明山上放山野猪

      的肉了,还要咋新鲜哦--

阿娥:我不是讲你这包子肉--(打百搭嫂一下)挑拨离间--讲落去呐

(百搭嫂边吃包子边嘿嘿笑)

百搭嫂:一口海底痰吐出,金家老太婆指头这么一戳,这店面就盘给

       他们了--好了,事情就介么格了掉了--

小福:这些事情你咋晓得了--

百搭嫂:药行街阿里一样事情我勿晓得了--

(唱)药行街,每日新闻长猛猛,

且听我,讲讲大道解解愁。

           今日里,老公老婆打相打,

           明朝仔,县官老爷轧姘头。

           东头开业啥人坐到上横头,

           西头嫁囡酒水摆到状元楼。

           大小事体我百搭嫂全晓得,

想听啥,尽管找我问根由。

(众人笑,百搭嫂得意)

阿三:百搭嫂,这两个外乡人真当话有介多钞票啊--

阿康:你又在想两碗馄饨铜钿了哦--

阿三:他们盘店钞票有的,馄饨铜钿没有,我看这两人料头也好不到

      哪里去--

小青:你人介小气,总结两碗馄饨铜钿,再讲人家戒指勿是抵给你了,

      是你自己不要

阿三:要你出啥头了--你是不是看相其啊--

小青:你嘴巴清爽点--

阿康:是呢,吃阿拉阿妹豆腐,你当心点哦--

阿娥:哎呀,这回童先生勿是要撞煞了吗--

百搭嫂:是讷,心搭肺辣辣来的撞了,那天童先生从金家走出来,一

        只面孔像猪肝一样,血血红了,哈哈哈--

阿娥:你笑得轻一点,呆会又刚刚好让他听见--

百搭嫂:咋了,我怕他啊--我看啊,是要被他这种人吃点生活--每天

        头抬着走走来走走去,眼睛像生在额头上一样--咋了,看阿

        拉不起啊--

(百搭嫂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童家正又刚好从街上经过;阿娥拼命向百搭嫂使眼色,百搭嫂根本没在意)

百搭嫂:所以我讲这同心堂盘给这两个外乡人,是盘对了--要是落到

        童先生手里啊,说不定过几年,也像前面那个赵老板一样,

        欠了一屁股债就跑掉了--

(童家正听到百搭嫂在讲自己的闲话,脸涨得血红,想走上前理论;围观的几人也看到了童家正,只有百搭嫂还自顾自在过嘴瘾;阿娥推了推她)

百搭嫂:阿索了,你推我--(话没说完,扭头看见童家正,马上站起

        来)哦哟,童先生,你来了--快来坐,快来坐--

(童家正瞪着她,想跟她理论,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好只好重重地“哼”了一声,扭头恨恨离去)

百搭嫂:哎呀,咋这麽人了啊--

阿娥:你还要讲人家--你刚才在讲他的坏话,他都听见了--

百搭嫂:听明听明好了,我怕他啊--

小青:百搭嫂,你要是得罪了童先生,下日你万一生毛病了,你寻啥

      人去看了--

百搭嫂:哦哟,药行街上样样不多,就是医馆药店比屙坑还多,再讲

        三百六十五日,我阿里一日生病过了--

(远处有人喊)

路人:(画外音)阿康,有人买老酒--

阿康:哎来了来了--

(阿三往阿康店那边一望,看见是田七站在那里)

阿三:哎呀,好像就是盘同心堂那个小阿哥嘛--

(小青一听,赶紧拔脚往外走)

小青:阿哥你坐着,我去好了--(往自家店跑去)

百搭嫂:阿康,你这阿妹勤倒勤力哦--

阿康:唉,勤力啥用场了--其从小身体不太好,阿拉阿爸阿姆死的时

      候,再三跟我说,要给她找份好点的人家嫁出去--是我阿哥没

      用场,到现在也没把她的终身大事弄落胃--

阿娥:小青今年几岁的了--

阿康:虚岁25岁了,像她这个年纪,人家小孩都已经好打老酒了--

阿娥:这年纪是有点大了--百搭嫂,你闲白喈少讲点,这正经事情给

      人家帮帮忙--

百搭嫂:小青是伐了?一句闲话,包在我百搭嫂身上,一个月之内,

        给你解决--

阿康:真当话伐--

百搭嫂:我啥辰光扯淡过了--讲好一个月就是一个月--

阿康:好,要是一个月之内,你好把阿拉阿妹的终身大事解决,除了

     十八只蹄髈,我再加十埕最好的花雕酒--

百搭嫂:讲出闲话算数哦--你们这么多人给我作证哦--

小福:百搭嫂,那你也帮我讲个老绒呐--

百搭嫂:你生意勿去做,一日到夜来听新闻,钞票勿赚,还想娶老绒?

(众人继续闲扯)

 

如需下半场剧本内容,请联系本院。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