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创作成果
甬剧情景系列剧《药行街》剧本第一集《初到药行街》(节选)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马敏 发布日期:2015-03-04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人物:沈慧英、田七、百搭嫂、阿三、阿忠先生、金满堂、童家正、

      金母、银花、白雀灵、春丽

一、药行街,馄饨摊

(清晨,初阳升起,药行街渐渐热闹起来。卖早点的、挑货郎担的、拉黄包车的,在街上来来往往,叫卖声络绎不绝;街头走来一个风尘仆仆的英俊男子,后头跟着一个小随从,,肩上背着一个褡裢,这二人正是乔装改扮的沈慧英和田七;两人走过畅春院门口,倚在门口嗑瓜子的春丽一下扔掉瓜子,奔过来拉住沈慧英,把沈慧英吓了一跳)

沈慧英:你—

春丽:哎呀小倌人很久没来了,怎么不进去坐坐啊—

(沈慧英脸红地拼命想甩脱)

沈慧英:你认错人了—

春丽:我怎么会认错人啊,是你没良心把我给忘了吧—

(田七红着脸冲过来,使劲把春丽拉住沈慧英的手掰开)

田七:你肯定认错人了,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

(田七说完赶紧拉着沈慧英逃也似地走;春丽在后面嗤嗤笑)

春丽:真是个小倌人,真还以为我认错人了--(见又有一个男人走过,

赶紧过去拉)阿哥,进来休息一下嘛—

(沈慧英和田七疾步走,田七走不动了,停下来弯腰喘气)

沈慧英:怎么啦,田七,走不动啦?

田七:我走得脚骨也痛死了--师娘—

沈慧英:嘘--(看看四周,冲田七眨眨眼)

田七:(会意)师,师父,我们已经在药行街寻了两日了,接下来怎么办呀?

沈慧英:能怎么办?继续再打听打听。

田七:还打听啊,这两天都不知道问了多少人了,一点先生的消息都

      没有。

沈慧英:唉,(唱)为寻丈夫甬城来走访,

寻遍了大街和小巷。

药行街,医馆林立药铺多,

丈夫他,为买药材常来往。

本以为,能打听到好消息,

谁知道,一无所获好迷茫。

(田七捂了下肚子;沈慧英看了看她)

沈慧英:肚子饿了?(看到前面有一家馄饨摊)前面有家馄饨摊,我

        们坐下来吃点东西再走。

田七:好呀,好呀,我正好肚皮饿了!

(两人来到馄饨摊前,馄饨摊主阿三热情地迎上前招呼;田七将肩上的褡裢往长凳上随手一放)

阿三:两位客人,请坐!客人好像是陌生面孔嘛,从外地来的吗?

沈慧英:是呀,我们是从韩岭来的。

阿三:哦,韩岭啊,在东钱湖那里是伐?也是交关闹热的一个地方。

田七:再闹热也没你们药行街闹热。

阿三:格么是哎,阿拉药行街是南北药材的集散地,全国各地的药商

      都到这里来买卖药材--(打量她们)客人也是做药材生意的?

田七:阿拉--

沈慧英:(打断)阿拉不是做药材生意的,就是听说药行街的大名,

        特地来转转。

阿三:哦,这样啊,那你们算是来对了,药行街上不光有药材,还有

        很多美味的点心,排在第一位的就属我这阿三酱油馄饨。

沈慧英:真的啊,那就来两碗馄饨!

阿三:好嘞!两碗馄饨!客人还要吃点什么?我这里还有肉包子,小笼,葱油拌面。

(田七嘴馋地凑到小吃边上看来看去;这时一个身影悄悄靠近他们的饭桌,趁人不备,伸手将长凳上的褡裢迅速偷走)

田七:介多好吃东西呀--(咽口水)

阿三:那要不要每样都来点?

沈慧英:不用了,两碗馄饨就够了!

(田七失望地撅了撅嘴,回到位置上坐下;阿三回头看看她们)

阿三:两位客人的饭量可有点小啊。

沈慧英:我们不是很饿。

阿三:哦,好好,两碗馄饨,马上就来。

(镜头转:沈慧英和田七边吃馄饨边低声说话)

田七:唉,这馄饨虽然好吃,可总觉得吃不饱,啥时候能吃一顿正经的饭菜呀。

沈慧英:我们剩的钱不多了,最好省着点用,等回到家再好好吃一顿--(吃完)老板,结账!

阿三:总共六文钱。

田七:(一摸长凳,发现褡裢不见)咦?钱呢?

沈慧英:(探头问)怎么了?

田七:钱,钱不见了!(急)我刚刚把褡裢放在凳子上的,怎么,怎么不见了?

沈慧英:啊!你,你是不是记错了,快找找!

(田七桌上地下四处找,还是没找到)

沈慧英:有没有?

田七:这下惨了!真的不见了!

沈慧英:难道被人偷了?(对阿三)老板,你们这儿有小偷!

阿三:啊?不可能吧,我这里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推卸责任)

      哎呀,你们自己的行李怎么不看牢呀--被贼骨头钻了空档了!

田七:我--这怎么办呀?都怪我,我太粗心了--(难过得差点掉泪)

(沈慧英追出店去四处张望,路上只有来来往往的行人)

田七:(擦了把眼泪)他肯定还没跑远,我去追他!(拔脚去追)

阿三:(一把揪住田七)哎哎,你不能走,你们还没付钱哪!

田七:我去追贼骨头,把钱追回来才能付钱。

阿三:那你万一追不上,你还会回来呀?

田七:(急着挣脱)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啦!我这褡裢是在你店里丢的,我还没要你赔呢!

阿三:啊?你说啥?你自己东西没看牢,还要怪我!

田七:不怪你怪谁啊?你快放开我--

沈慧英:(回来劝)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贼骨头老早跑远了,还追

        得上呀?

田七:(不服气)他要不拉我,我肯定追得上--(白了阿三一眼)

(沈慧英见有人围观,想了想,从手上褪下一只玉扳指递给阿三)

沈慧英:老板,这个玉扳指还值几个钱,你先收下—等我们把钱找回来了,我再来拿。

(阿三看看玉扳指,有点犹豫了)

阿三:这个--(豪爽地)算了客人,你们是第一次到阿拉药行街来,

也算是我阿三的客人—这两碗馄饨就算是我招待朋友了--(把玉扳指放回沈慧英手里)这个你拿回去—

沈慧英:(推辞)那怎么行,吃饭付账,天经地义。

阿三: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了。

(两人推开挡去,周围的人也纷纷给阿三帮腔;沈慧英见阿三坚辞不

收,只好把玉扳指收起,对阿三拱手作揖)

沈慧英:那,恭敬不如从命,谢谢老板了。

阿三:不客气不客气—下回要是客人再来我们药行街,一定要到我阿三这里吃碗正宗酱油馄饨。

沈慧英:(笑)一定一定。

田七:(不好意思)老板,刚才,对不起哦—

(阿三擂了田七一拳,田七被他打得晃了一下)

阿三:你这小阿哥,年纪不大,脾气蛮大,呵呵—下回肚皮放一放,

到我阿三这里把所有好吃的都吃一遍。

田七:这闲话我听了进哦。

(沈慧英笑着拍拍田七的头)

沈慧英:馋痨嘴巴了。

(田七做个鬼脸,俩人跟阿三告辞,走出馄饨摊;百搭嫂挎着菜篮子

正好迎面过来;她好奇地扭头看着两人的背影,走进馄饨摊打听)

百搭嫂:阿三,刚刚那两个是什么人呀?

阿三:外地来的客人。

百搭嫂:来做啥的?做生意的?走亲戚的?

阿三:我咋会晓得。我可不像你百搭嫂,啥事都包打听!

(百搭嫂没好气地瞪了阿三一眼往前走)

阿三:(对其他客人)哎,我说各位,你们自己的东西看紧一点—你们要是也被偷了,我阿三可不会请你们客哦。

(众人纷纷捂紧自己的钱袋;药行街上,沈慧英和田七边走边商量)

田七:师父,这药行街上的人都还蛮好的嘛。

沈慧英:是啊,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田七:可惜他们都不知道先生的下落—师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还要不要继续找先生啊?

沈慧英:找,一定要找。

田七:可是我们现在身上一文钱也没有了,还怎么找啊?

(沈慧英沉吟不语,她看了看周围的店铺,想了想)

沈慧英:田七,你看这药行街上有这么多药铺,要么,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做点生活赚点钱?

田七:好啊好啊,那我们去问问看吧。

(俩人边走边看,来到一家店铺门口,店铺的门微阖,门上连块牌匾也没有。旁边墙上贴着一张告示;另一边墙上也贴着一张告示;田七好奇地凑过去看告示)

田七:(念)急招伙计一名,精通药理,熟知药材,包吃包住,工钱面议--师父,这家药铺要招伙计!

沈慧英:真的啊--(看看广告)走,田七,进去看看。

(两人推门进店,随后而来的百搭嫂正好看到这一幕)

二、同心堂

(沈慧英和田七推门进来,药铺里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医书、处方扔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沈慧英:(四处看看,高声叫)请问,有人在吗--(见无人回应,又

        提高声音)有人在吗--

(后堂传来一声回应)

阿忠:(画外音)谁啊--

(阿忠从后面出来,手里拿着一叠账簿,边走边看,抬头看到沈慧英和田七站在店里)

阿忠:你们,找谁啊--

沈慧英:哦,打扰了!我是看见门口你们贴着的告示,就想--

(沈慧英话没讲完,阿忠马上放下账簿迎了上来)

阿忠:是来看店面的是吧?来来来,我带你们看一下!

沈慧英:多谢多谢。

阿忠:(带着两人参观店铺)这边请,这里是客堂,这边是诊厅,往里走,这边是药房--那边就是柜台。

田七:(好奇地东看西看)哇,从门外看不出,没想到这店里面还蛮

      宽敞的嘛。

沈慧英:是呐,既看诊又卖药,规模真是不小。

阿忠:没错,在这药行街上,我们这家店铺可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门面了。这位先生看中我们店铺,真是有眼光。

田七:老板,现在是在歇业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阿忠:啊?你叫我什么?

田七:老板啊。

阿忠:你叫我老板?哈哈,听听都舒服,难怪那么多人想做老板,我要真是老板就好了。

田七:啊?你不是老板?

阿忠:我是这家药铺的账房,人家都叫我阿忠先生。

沈慧英:阿忠先生,我姓沈,名叫沈--(斟酌一下)英--(指着田七)

        这是我的随从--

田七:(抢着说)你叫阿忠,我是阿七--我的名字叫田七。

阿忠:田七,中药名字?

田七:是哦,是我家师,师父帮我取的。

阿忠:哦,沈先生看着就像行家里手。

沈慧英:过奖了,说不上行家,只不过祖上也曾行医卖药,我学过一些皮毛,算是略通医术,想要借贵宝地混口饭吃,不知道阿忠先生是否满意?

阿忠:哎,沈先生太客气了,应该是我问你对这家店铺是否满意?

田七:满意满意,当然满意!

阿忠:太好了!不过我只是账房,做不了主,二位在这里稍坐片刻,

      我去请房东。

(阿忠先生走出药铺,百搭嫂从拐角窜出来)

百搭嫂:阿忠先生--

阿忠:(吓一跳)噢哟--(定睛一看)是你啊,百搭嫂,你躲在阿拉

门口做啥了,魂灵倒被你吓出了!

百搭嫂:(嘿嘿笑)你阿忠先生胆子会介小啊--(急忙打听)哎哎我

问你,刚才进去那两个人是谁啊?你认识他们?他们来你们

店里做啥?

阿忠:(瞥了她一眼)你管得真多啊。

百搭嫂:我问你哪,他们是不是来盘店的?

阿忠:那自然是来盘店的,难道是来看病抓药的吗?

百搭嫂:我就知道,你们药铺都快倒灶了,谁还会往里面跑,除非是

      看中这店面。

阿忠:不愧是百搭嫂,啥都晓得--(见百搭嫂挡住去路)你让一让,

      我要去请金老板。

三、药行街上

(百搭嫂在馄饨摊与旁人议论盘店这件事)

百搭嫂:我看他们往三味药铺里走,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来盘店面的,果然一猜就被我猜中!

阿三:啊?这位客人刚到药行街就把三味药铺给盘下来了?这么财大

     气粗啊?看不出看不出--(突然想到)哎,他们身上带的钱不

     是被偷了吗?怎么还有钱盘店面啊--

百搭嫂:啊,这,这我咋知道了--作兴他没有吃馄饨的钱,刚好就有盘店的钱呢。

(童氏中医馆的童家正路过馄饨摊,自视清高的他对聚众聊天的人视而不见,他刚要走过去,百搭嫂看见他立刻叫住他)

百搭嫂:童先生—

(童家正假装没听见,百搭嫂不依不饶地又叫了他一声)

百搭嫂:童先生—

(童家正只好停住脚步,回身打招呼)

童家正:哦哦,你们一帮人凑在馄饨摊,又在说什么大书啦?

百搭嫂:童先生,看你红光满面,有啥好事情吗?

童家正:呵呵,是有好事情!

阿三:啥好事情了,讲出来也让我们大家高兴高兴—

童家正:这--(沉吟了一下)反正这事体也八九不离十了,我就告诉你们吧--我的童氏中医馆要搬了。

百搭嫂:搬?搬到哪里去哦?

童家正:就是我现在的医馆对面,原来的三味药铺。

(众人听到童家正的话面面相觑,一时都不说话;童家正觉得奇怪)

童家正: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百搭嫂:童先生,你还不知道吧,三味药铺已经被人盘下啦!

童家正:(大惊)什么?这不可能!

百搭嫂:怎么不可能?我亲眼看见买家走进店里去的。

童家正:不会吧,金老板明明答应要盘给我的啊!

百搭嫂:你不信啊?阿忠先生已经去找金老板了,你不信追上去问他!

童家正:好好,我去问他,我去问他!(一跺脚,匆匆追去)

四、金家院子

      (金家二太太在院子里扭着腰肢,抛着水袖练身段;阿忠进门)

阿忠:(进门)金老板,金老板--

白雀灵:哎哟,是阿忠先生啊!

阿忠:二太太好--金老板人呢?

白雀灵:他啊--(眼珠一转,招招手叫阿忠到旁边说话)阿忠先生,我问你,三味药铺有没有盘出去?

阿忠:还没有呢。

白雀灵:那就好。我跟你说,那家店铺可不能随便盘给别人--

(白雀灵刚说到这里,抬眼看到金家大太太银花从楼梯上下来,赶紧

闭嘴不说)

银花:是阿忠先生来了,阿灵,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白雀灵:(没好气)你自己不是也听见了嘛。

(白雀灵一边自顾自抛着水袖,一边仔细听着两人的对话)

阿忠:大太太好。

银花:阿忠先生,三味药铺盘出去没有啊?

阿忠:还没有呢。

银花:没有就好。

(阿忠看着两位太太的脸色,斟酌着说话)

阿忠:不过,虽然目前还没有盘出去,但是已经有人看中那家店铺了。

银花、白雀灵:什么?

阿忠:我就是为了这事来的,金老板他到底在不在家?

银花、白雀灵:(对视一眼,异口同声)不在不在,他不在……

(金满堂从客堂间出来)

金满堂:啥人说我不在?

(银花和白雀灵对视一眼,都张口结舌地不说话了)

金满堂:阿忠,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阿忠:金老板,有个外地来的客人来看店面了,说想盘下这家店。

金满堂:真的啊?

(白雀灵和银花对视一眼,都想抢上前开口说话,白雀灵身姿灵活,

一把把银花挤开,银花只能气得干瞪眼;白雀灵拉住金满堂的衣袖)

白雀灵:老公,这是咋回事?你不是说过要把店面盘给童家的吗?

(银花也上前一步,拉住金满堂另一只衣袖)

银花:什么?老公,你不是答应我,会把店铺盘给我娘舅吗?

白雀灵:你娘舅?哎,你娘舅在望春开开药店不是蛮好,何必到城里来凑热闹?再说这种大药铺他经营得来吗!

银花:你说这话啥意思?是看不起我娘家人吗?我娘家好歹在西乡有

      房有田还有店,你呢?

白雀灵:我--(赔笑)阿姐,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有意思。只不过这么大一家药铺,与其交给外来人,不如盘给自己人--(拉住金满堂撒娇)老公,童家以前是宫里的御医,童家正也是药行街上的老医师了,知根知底,你盘给他不也放心么。

银花:哟,我差点忘记了,你跟童家是亲戚,难怪要帮他说话!

白雀灵:哪里,说说是亲戚,其实是隔了十七八辈的远亲。

银花:隔了十七八辈你还帮得这么牢,那要是近亲,你是不是要把店铺白送给人家了!

白雀灵:阿姐说的什么话,我也是为金家着想。

银花:你为金家着想?哎哟呦,(故意抬头看)我看看今天的日头是

      从哪边出来的。

白雀灵:你--老公,你听听她说的这些话--(使劲甩着金满堂的手)

金满堂:(不胜其烦)哎呀我听见了。

白雀灵:听见了,你还不给我做主。

金满堂:我--(突然灵机一动)我跟你们两个说哦,姆妈在睡午觉,要是把她吵醒了,你们俩个都要吃生活!

(金满堂话音刚落,金老太从房里推门出来)

金老太:要是这么大的声音,我还能睡得着,那我就不是人,是--(忙

        把后面不雅的那个字咽回去)

(白雀灵偷笑,被金老太看见,瞪了她一眼)

金老太:笑什么笑!

(白雀灵赶紧憋住笑意,银花看她的窘样,冷笑了一下)

金老太:(指着两个人)你们两个,整天在家争风吃醋还不够,现在

        又为家店铺争来吵去,像什么样子。

银花:姆妈,满堂他明明答应过,要把店铺盘给我娘舅--

白雀灵:(打断)不对,他说过要盘给童家--

(童家正此时匆匆进门)

童家正:没错没错!是说要盘,盘给我的!

(童家正跑得太急,扶着墙不停喘气)

银花:(揶揄)阿灵,你家十七八辈的远亲来了。

(白雀灵顾不得还击,走到童家正身边)

白雀灵:童先生,啥事体跑得这么急啦?

童家正:金老太太,金老板,事前讲好的,药铺盘给我--我,我今天去钱庄把定金都取来了。

白雀灵:是呐,这件事情都已经说好了--

银花:(打断)你说了不算!

白雀灵:(还嘴)你说了也不算!

金老太:(喝止)闭嘴,一个个肚皮不生养,还不知道安分守己!都

        给我进屋去,好好拜一拜送子娘娘!

(银花和白雀灵不情愿地进屋,在门口两人还互不相让地挤了一下;

金满堂看得直叹气摇头;金老太白了他一眼,金满堂赶紧请示)

金满堂:姆妈,这店铺的事--

金母:我没空,等念完经再说!(转身进屋)

(金满堂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阿忠看着这一幕偷笑)

童家正:金老板,我听百搭嫂说,有个外地客人要来盘店?这到底咋回事?

金满堂:我也还没来得及听阿忠说呢!

阿忠:金老板,我看那位外地客人蛮有派头的,他自称祖上行医卖药,精通医术,身边带的一个小伙计也是一副机灵样,依我看,此人比较牢靠!

童家正:你看一眼就觉得牢靠?人不可貌相你有没有听说过?

阿忠:(有点不高兴)童先生这话真当有趣,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账房,难道这点眼力都没有啊?

童家正:我是怕你只认衣衫不认人!

阿忠:那我还觉得你是狗眼看人低!

童家正:你,你怎么骂人啊!

(见两人要吵起来了,金满堂赶紧劝架)

金满堂:哎哎,两位不要说了--既然人家都上门了,总要去见一见,阿忠,走--

阿忠:好。

(童家正见金满堂和阿忠要出门,急了,一下窜到大门口,拦住去路)

童家正:等等!

阿忠:(揶揄)童先生,你这么大年纪了,身手倒还蛮灵活的嘛--

(童家正顾不上跟阿忠斗嘴)

童家正:金老板,这说好的事你怎么能反悔呢?

金满堂:童先生,你也知道我是个生意人,做生意嘛,就要讲公平竞争--总不能让别人说我欺负外地客人,偏袒自己人吧--(说完绕过童家正出门)

(阿忠得意地看了童家正一眼,跟着出去)

童家正:(恨恨地)狗屁公平竞争,还不是想就地起价--奸商!(追出)

 

如需下半场剧本内容,请联系本院。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