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文化论丛
宁波地区戏曲观众的调查与思考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友燕玲 发布日期:2013-04-01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一、研究戏曲观众进剧场看戏的重要意义

  戏曲作为当众演出的艺术样式,“演出”部分为艺术创作的主体,是基础;“当众”,为艺术欣赏的主体,是延伸。两者对立而统一, 在“观”与“被观”中对立;在戏剧生命价值的最终实现中统一。双方互为存在的条件和依据。

  余秋雨曾在书中这样说:“剧本的成功远不是戏剧生命的最终实现,还必须考察以演员为中心的舞台体现;舞台体现也不是戏剧生命的最终实现,还必须考察舞台前观众的接受状态;观众接受仍然不是戏剧生命的最终实现,还必须追踪观众离开剧场后对于演出进行自发传播的社会广度;一时的社会传播还不够,还必须进一步考察它在历史过程中延续的广度”。可见,没有观众,戏曲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观众不仅是戏曲的接受者,也是戏曲的完成者、传播者,在观与被观的过程中,戏曲得以实现其价值。体现出戏曲观众在戏曲活动中深层、本质的重要性。因此,戏曲艺术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加强对戏曲观众的关注。

  很多成功的实践告诉我们,建立在了解观众欣赏心态基础上的创作,具有良好的剧场效果和市场效应。因此,对于戏曲观众的调查将有利于指导我们的实际创作,一方面适应观众,另一方面开拓演出市场。同时,在全面了解的基础上有针对性地去引导观众,让他们的欣赏趣味、欣赏习惯更健康、更积极向上,以此能够更好地实现戏剧的教化功能,真正完成其应有的社会会职能。本次调查着重针对宁波地区的戏曲观众,通过问卷调查、剧场考查、个别采访、自我体验等方式,了解观众的欣赏倾向、欣赏心态及欣赏需求等。

二、对戏曲观众进剧场看戏的调查情况简述

  (一)、问卷调查的基本情况及事实陈述

  问卷调查从2012年5月份开始持续到11月份,调查地点设于宁波市逸夫剧院,针对在该剧院上演不同的戏曲剧目时进剧场观看演出的观众发放。逸夫剧院是我市舞台剧演出的重要场所,也是戏曲观众活动最为频繁的地方。将调查地点常设于此,能够最大限度地反映出城市戏曲观众对于戏曲欣赏的基本情况;而针对上演的不同剧目则能反映出不同剧种或者不同类型剧目在观众中的反映。一年来,主要调查了六场演出,其中有越剧、沪剧、甬剧;有传统戏、也有新编戏;有专业剧团的演出,也有业余剧团的演出。应该说调查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代表性。

  问卷设置了三类问题,第一类是受访者基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职业、学历以及是否是第一次走进剧场观看;第二类是对传统戏曲的看法,包括对戏曲的态度、觉得戏曲应该是何种风貌、能够承受的戏票价格;第三类是对戏曲的关注程度,包括当日演出戏票、演出信息的获得渠道以及进剧场观看演出的目的;第四类是观看演出后的感受,包括总体评价和印象深刻的演出部分。本次调查共发出600份问卷,收回 414份,回收率达到82.8%。经认真筛选,有97份为无效问卷,仅占19.4 %。问卷的基本情况如下:

  1、观众结构

 

  据问卷调查基本情况显示,受访观众的年龄层分布在10到70岁之间。其中,50岁以上的共169,55.23%;5030岁的共71,23.24%;30岁以下共66,21.53%。而从受访者的职业来看,范围很广,有教师、企业职员、会计、公务员、学生、自由职业者、工人及退休者等。女性观众居多,70.91%;本科学历以下的居多,75.49%。在所有受访观众中,第一次走进剧场的占32.45%;不是第一次走进剧场看戏的占67.65%,也就是说依然有小部分的观众是首次走进剧场观看戏曲。

  2、对传统戏曲的看法

  根据回收上来的问卷统计,表示喜欢传统戏曲的占87.91%,一般的占12.09%,;觉得戏曲应该更时尚的占22.22%,更传统的占26.14%,更好听好看的占62.42%,在这个问题的选择上,我们发现,有的观众同时选择了两个选项,有认为应该是时尚加传统的13人,有认为应该是传统加好听好看的有11人,应该是时尚加好听好看的 14人。

  3、对戏曲的关注程度

在当日演出戏票如何而得的问题上,受调查的306人中,共有175人是自己买票,131人是他人赠票;同时我们也发现,4月份绍兴小百花演出的两场越剧演出,观众自己买票的占很大部分,如42052份问卷中有46人自己买票,占88.46%;421日的64份问卷中有53人是自己买票,82.81%。而8月份两场民营剧团沪剧演出的戏票多数观众是赠送而得。关于获得演出信息的渠道,朋友推荐占40.85%,通过新闻媒体的占30.07%,通过网络的占17.32%,其他占12.76%。在进剧场观看演出的目的时,多数人选择了喜欢当日的主演,占47.71%;其次是希望得到审美享受,占33.06%;最后是喜欢故事情节和希望得到思想启发,各占17.26%1.97%。绍兴小百花的两场传统戏,因为喜欢主演前来观看的均在60%以上。

  4、观看完演出之后的感受

  对于看戏后的总体评价,多数人选择了“精彩”,占92.18%,少数人选择了“一般”,占7.82%。在回答全剧给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时,多数人选择了演员表演,占67.32%;其次是故事情节,占31.56%;最后是音乐唱腔和舞台美术。其中,420日、21日以及84日、22日的四场戏中,对演员表演印象深刻的观众在受访者中均占60%以上。总体来说,这样的选择还是能够看出观众对于整个演出的不同部分的关注程度之轻重。

  (二)、剧场考查及个别采访的基本情况及事实陈述

  人的心理,支配人的行为,因此研究观众进剧场的这一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研究观众的心理,且是其中的重点和难点。观众对戏曲的态度,对某一具体剧目是否喜爱,真正起作用的是观众的心理。只有对戏曲观众的心理作深入研究,有关戏曲观众的其他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基于问卷调查在整个材料收集的过程中对于观众心理只是一个基础性的了解,因此在整个调研过程中,我们还采取了剧场考察及个别采访的形式来对观众的心理进行深入的了解。

  首先是剧场考查。观众在剧场进入审美心态之后,排除了一切世俗杂念,有时候达到物我两忘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感情流露是最真实的、可信的。自2010年12月起至201212月,共计对33场在不同剧场演出的不同剧种的剧目进行了剧场考察,主要有越剧、甬剧、沪剧、京剧、昆曲等,有新编剧目,亦有传统剧目,有正规剧场演出的剧目,也有乡下搭台演出的剧目。以下主要选取几出颇具代表性的剧目演出过程中的观众表现来进行叙述:

   201012月,江苏省昆剧院的《牡丹亭》在宁波逸夫剧院演出。虽然昆曲难得到宁波演出,但当天前去捧场的观众不少,很多人是第一次进剧场看昆曲,怯生生地前来欣赏。开场前,楼上的位置也都基本坐满;但戏未过半,却已有大半观众离去。两位宁波老观众,交谈到:“好在旁边有两块大大的字幕屏,不然连唱的什么词都不知道。”但除看清了唱的什么词,她们却似乎并不明白那些大段唱腔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所以还没结束也就离开了。留下看到最后的,只有少数大学生和大学教师。20115月,宁波乡下的影剧院里演出甬剧的经典剧目《典妻》,进剧场观看的观众中带小孩的老年人和中年妇女占98%,观众在剧场里一直没有安静过,观众席里的嘈杂声甚至都影响到了演员在舞台上的表演。而最终散场,观众们议论的唯一感受是:戏太短。

   201111月福建芳华越剧团在鄞州文化艺术中心演出传统越剧《盘妻索妻》,观众楼上楼下坐了满满一剧场,甚至有在走道上站了三个小时观看的,观众年龄层次多样,不仅有老年人,中年人,更有青年白领。每每该团台柱演员王君安出场或者演唱,台下便抱以热烈的掌声;而于掌声之热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戏演至“盘妻”部分时,剧场里鸦雀无声,观众集体沉浸在剧情所展现的一种审美情趣当中。同样的场景也出现在20124月绍兴小百花演出传统戏《三看御妹》的剧场里,戏中男女主角各有一场独角戏,细腻刻画二人的相思之情,观众并没有因为毫无情节进展而感到乏味,而是津津乐道于演员的表演、唱腔以及戏中所富有的情趣。

  20115月甬剧传统戏《半把剪刀》、《天要落雨娘要嫁》在宁波逸夫剧院演出。很多观众对戏中的故事情节十分熟悉,在席中窃窃私语,讨论着演员的唱腔、表演以及故事的后续发展。唯独到《半把剪刀》演至《法场辨仇》陈金娥跪唱“大人荣禀”的唱段、《天要落雨娘要嫁》演至《羞母》林氏读祝词的情节时,剧场里顿时鸦雀无声。似乎漫长的三小时戏,大家就等着听这一重头唱段。这类唱段在滩簧剧种中叫“长弓”,它的特点是整段唱,人物的情感伴随板式从清板、慢板到中板、快板的变化而变化,从娓娓道来到激烈喷发,唱段的终结即是人物情感的高潮。唱罢,观众抱以热烈的掌声。20128月由上海民营剧团演出的沪剧《叛逆的女性》结尾处同样也有一段女主角的“长弓”唱段,剧场里观众的反应也是从安静到最后爆发出强烈的掌声。

  其次是个别采访。12月中旬起,甬剧团集中展演了六台甬剧经典剧目,很多观众连续观看演出,对此,我们对一些观众进行了个别采访,请他们谈看戏之后的感受。半数以上观众对于新编甬剧《典妻》表示印象深刻,主要原因首先是因为该剧的舞台设计非常唯美,其次因为故事所具有的感人力量。有观众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典妻》,甬剧中的经典,也是建团六十周年的压轴大戏。全场爆棚,人气之旺令人侧目。舞台设计非常美,人物命运极其惨。那样的年代,男人有多无能,女人就有多命苦,看着挺心酸的。”有位大学生观众则说他带他的同寝室同学去看《典妻》,回家路上那一场,母亲对儿子的思念之情和对幼子的不舍而又无奈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几个大男孩都看得潸然泪下。也有观众表示了对《宁波大哥》特别欣赏,说到:“最为动容的还是《宁波大哥》,每一幕都特别能抓住人心。我很振奋,忍不住为他们鼓掌,为宁波有这样的剧种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演到‘哭坟’是最强的催泪弹。当时耳闻有人抽泣,侧目一望边上果有七尺男儿现场飙泪,感动啊!谁说现在没有年轻人看戏?谁说现在没有人为戏感动?谁说现在戏曲没有了市场?”

三、对戏曲观众进剧场看戏所做调查的思考及分析

  虽然我们所调查的对象主要是近三年内在宁波城市剧场中观看演出的观众,但其中所集中呈现出的问题和现象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对于这些问题和现象,我们认为是观众进剧场看戏的独特心态的表现,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进剧场的心态,有:看“白戏”与凑热闹的心态、看名角的心态、看“熟戏”的心态;而另一部分则是欣赏心态,这种欣赏心态又表现为尚俗胜于尚雅、共鸣与代沟共存。以下将对上述提出的各种心态进行综合分析:

  首先,看“白戏”与凑热闹的心态。据不完全统计,“看白戏”在江南一带似乎是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传统,从我们的问卷调查中其实也能看出些端倪。六场调查中,被调查者半数以上并非自己买票。这样一种心态的存在,与戏曲演出的另外一种形式--广场演出有着很大的关系。中国戏曲向来与神庙祭祀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这使得戏曲演出往往依附在宗教活动之中。而当它从一种仪式转化成娱乐形式之后,在广场的聚众演出始终是其存在的重要方式。戏台上的锣鼓一响,四面八方的观众便聚拢来。这样的看戏方式其实就是一种的“看白戏”原始状态。广场上,孩童的喧闹、商贩的吆喝,俨然是个热闹的庙会。而城市的剧场虽看不到这样的场景,却依旧有很多细节让人依稀的感觉到庙会的“影子”。很多观众,尤其是中老年观众,他们带着孙儿孙女走进剧场,带着瓜子零食(虽然剧场有严禁规定),还四处分发,一边看戏一边吃零食。相对于西方严肃剧场的状态,中国的戏曲观众对于进剧场看戏的心态中依旧存在“凑热闹”的想法,而这样的想法使得很多人看戏不愿意买票。当然,这种心态与现象的存在,是东西方文化交融过程中的一种必然,无可厚非。

  其次,看熟戏的心态。不管是甬剧的观众还是越剧的观众都表现出对“熟戏”的极大热情,不仅体现在进剧场观看的人数上,老戏的观众明显比新编戏的观众多;同时,在看传统戏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很多人时不时会在熟悉的唱腔响起时,跟着打节拍、甚至跟着唱。 究其原因,从表层上来看,是因为传统戏的戏剧结构符合戏曲观众的欣赏心理,比如大团圆、悲喜交织等。这种独特的欣赏心理体现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深受儒家文化中庸、中和思想影响下积淀而成的心理定势。而很多新编戏在“与时俱进”的改革发展中过于注重思想内涵的深刻,对于哲学的、人性的冷静思考,让戏曲情节在发展上或多或少表现出有些冷、有些闷,这使得爱“凑热闹”的中国戏曲观众因为理解上的不畅通而对之有所排斥。201212月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带着两台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剧目新编《梁祝》和《陆游与唐琬》来宁波演出,同样是精品,却遭到了不同的礼遇。尽管是新编,来看《梁祝》的观众明显比《陆唐》多。在采访中,有观众表示对买票来看《梁祝》因为故事熟,热闹;而不选择看《陆游与唐琬》,因为戏太冷。评价倒也公正,《陆游与唐琬》是文人戏,表达内心的情感的戏份远远大于表现故事情节的戏份。而就算是观众认为故事熟悉的戏《梁祝》,虽然其基本框架还是照搬原来,在立意上却有了新的挖掘。原来的《山伯临终》在这里称作《山伯之死》,梁山伯在临死之前的用大段唱腔阐述《诗经》名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唱腔旋律还不错,但还是明显感觉到,这一场时,观众有些不耐烦。

  再次,看“名角”的心态。五场演出作为此次问卷调查的载体,在绍兴小百花演出的《三看御妹》、《穆桂英挂帅》以及浙江越剧院演出的《海上夫人》所收回的问卷中,数据反映出观众对于“名角”的关注远胜于戏本身,不管是进剧场看戏的目的,还是对于演出印象深刻的部分,选择与演员有关选项的受访者占一半以上。中国传统戏曲“无声不歌、无歌不舞”的审美特征,决定了观众对于戏曲演员在“唱做念打”功夫上的高度要求;而“登台演剧,贵在传神”,又在“演”的方面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因此,对于那些唱做俱佳、表演出彩的演员,观众自然是十分追捧的。这种心态甚至突破了以往“听生书看熟戏”的传统心态。5月杭州越剧院在逸夫剧院演出的新编越剧《海上夫人》,因为由两位梅花奖演员的出演而吸引了不少老观众观看。《海上夫人》一剧由外国名著改编而来,戏中表达的“追求自由”的主题与剧情的展开都在对之进行“中国化”的转变中显得十分牵强,观众不甚理解,剧场里的安静是一种无法共鸣的效果。但很多观众在调查问卷中选择了“戏很精彩”,原因是演员很好:唱得好、做得好。20129月,在宁波大剧院演出的越剧《蝶海清僧》,由著名的越剧王子赵志刚主演。同样是个新编戏,但依然有一批老观众。每每在赵志刚唱完之后,她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其行为在引起其他观众反感时,她还十分不耐烦地说道:“捧角就是要这样捧的呀!”相信对于戏所表达的思想内涵,这些观众并不一定能够完全理解,但是对于“赵腔”的欣赏,似乎已经是她们进剧场看戏的主要目的了。

  第三,尚俗胜于尚雅。所谓的雅与俗,在这里我们界定在戏表达的思想内涵的深与浅。甬剧展演六场戏,传统戏《借妻》的剧场效果远胜与新编戏《风雨祠堂》的剧场效果,不在于戏的好与坏,观众层次是最主要的原因。一般的观众进剧场主要是感受故事;戏迷性质的观众则在此基础上会更倾向关注戏曲本体的因素,比如身段、唱腔等;稍有文化层次的戏迷观众,他们所需要的是精神层次上的感应和启发。而在剧场里的观众,不管是看《借妻》还是看《风雨祠堂》,我们注意到,中老年占据80%以上。他们对于故事本身的戏剧性、娱乐性的关注更高于对思想性的关注。对他们而言,戏剧的功能还仅仅停留在娱乐上,当然这也是最基本的。如果剧场里大学生、年轻白领占据多数,那么整体欣赏倾向又会有一定程度的转变。当然这也是一个戏曲观众结构层次上的问题。因此,当前来说,作为戏曲创作的团体,应该考量具有传统意味的新编戏、传统戏与新编戏的生产比例。要满足不同层次观众在戏曲欣赏过程中的需求,不能不顾及老观众,也不能忽视新生代戏曲观众。

  最后,共鸣与代沟并存。剧场效果是观众对戏剧最真实的评论,是观众心理毫无遮掩的流露。要了解一个剧目成功与否,哪些地方成功,要了解观众的需求、爱好、兴趣,最有效的办法是观察剧场效果。共鸣与代沟都属于剧场效果的表现形式,共鸣属于正效果,代沟属于负效果。一般而言,争得了正效果,就有效地避免了负效果;避免了负效果,有利于取得正效果。但是,我们发现有时候正效果与负效果几乎同时存在。甬剧《典妻》,一部具有里程碑式的作品,它深刻的人文内涵以及唯美的舞台呈现成就了其在甬剧发展史上的地位。但也正是这两点使得该剧的剧场效果中体现出了共鸣与代沟的并存。戏开场,舞台上小桥流水,烟雨朦朦;舞美设计除了精致唯美的外在,也营造出一种凄冷悲凉的戏剧氛围,但是该剧无论在何处演出,开场的剧场效果必然是多数观众或起立、或上前驻足,表现出一种意外的哗然,而不是安静的感受舞美与剧情融为一体的“悲”,其审美注意完全被舞美吸引,以至于无法很快投入到剧情当中。而在剧情进展到第二场,妻在秀才家生生被拖上床的情节,对于主人公而言是十分悲惨的境遇。但是每每演至此,观众席中总总是笑声不断。“笑”体现出一种审美隔阂。习惯于欣赏轻松诙谐,甚至有点土俗的甬剧观众,对这种诙中寓悲的表现,很难体会到“悲”的存在。这与剧种的固定观众群体的欣赏习惯也有一定关系。

四、结

  综上所述,尽管此次调查只是选取了部分观众进行了解,仅为沧海一隅,却也具有一定代表性。不管是看戏心态还是欣赏心态,都体现出一种“俯视”的心理状态和戏剧观念。他们总是处于一种心态上的高位置,去俯视演出,所以他们认为看戏是凑热闹,要求演员唱做俱佳,或者用欣赏喜剧的方式去欣赏悲剧,等等诸如此类。对于这样一种心态的了解,我们认为对今后的戏曲创作是具有指导性意义的,满足了这样一种欣赏心态下的需求,让剧场效果尽量避免负效果,才能取得在剧场中第三度创作的成功。

五、报告的缺陷

  由于戏曲观众具有分散性、流动性及不确定性的特点,本次调查中的一些数据无法十分精准,只能做大致地统计。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报告的严密性,当然这也与我们此次调查的方式有关。与此同时,我们认为,对戏曲观众观剧心理的调查应该成为一项长期的工作。因此,类似的调查还将持续下去,成为我们今后的一项工作。希望长期的调查最终能形成一份更完善、严密而有实用价值的报告。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