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文化论丛
探寻中国戏曲发展之路
读《李瑞环谈京剧艺术》一书有感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汪盛科 发布日期:2013-03-25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当前,关于中国戏曲的发展,有着不少的争议与误解。无论是圈内人,还是局外人,或多或少会对中国戏曲未来的兴盛和发展信心不足。但当我们认真阅读《李瑞环论京剧艺术》一书后,或许有许多困惑可以消除,有许多信心可以增强。并且,我们可以从中思考和探寻中国戏曲的发展之路。

    李瑞环同志不但是长期担任重要职务的领导同志,而且是一位真正爱戏、懂戏,对京剧有着深厚感情的戏迷,他既能站在中华文化传承发展的大视角来看待京剧,又能真正触摸到京剧发展的脉搏。2012年6月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李瑞环论京剧艺术》一书,汇集了20年间他关于京剧艺术的50篇重要讲话和批示、题词。

    我作为一个戏迷,作为一个关心戏曲发展的文化人,阅读这些文字,不但感到非常亲切,而且在心内深处鼓荡起振兴中国戏曲的热情。我不仅仅是京剧戏迷,也是越剧等地方剧种的热心戏迷。李瑞环同志在谈到京剧发展时,而我的脑中却时时翻转着越剧发展、昆剧发展等问题的思考。在阅读完这本书后,有以下几点非常强烈的感受,也可以表达自己对戏曲发展的一些想法。

    第一,对中国戏曲要有满腔热情,振兴中国戏曲是我们承担的历史责任。

    离开了热情与责任,不但中国戏曲难以传承和发展,就是中华文化也难以传承和发展。我最感动的是李瑞环同志提出的“尽忠尽孝”的观点,“尽忠”就是对国家、对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尽责任,“尽孝”就是为继承发扬师长们的艺术成果尽义务。李瑞环同志亲自推动京剧音配像工程,推动天津青年京剧团百日集训,晚年又亲自对《西厢记》、《金山寺·断桥·雷锋塔》、《刘兰芝》、《楚宫恨》、《韩玉娘》等五部戏进行整体改编。可以说,他为中国京剧在新时期的振兴和发展作了积极贡献。

戏曲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中有着深厚的基础,在新时期仍有巨大的生命力。目前虽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一些困难,但都不应该成为戏曲衰亡消失的理由,特别是对京剧、昆剧、越剧等比较成熟的戏曲剧种,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是中华文化或区域文化的象征,一定要得到较好的传承与发展。这个前提就是我们对中国戏曲有深厚感情,对弘扬中华文化有责任感。20世纪50年代,浙江省排演昆剧《十五贯》,被称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这其中离不开中央和浙江省各级领导对戏曲的高度重视,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都亲临观看并给以指导与鼓励。这说说明,只要我们认清自己所承担的责任,戏曲一定可以振兴。当今,大多数剧种已被列为国家和省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健全了传承和普及的机制,为戏曲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此时,我们更加期待在中央和省一级,有那么几位如同李瑞环同志那样的领导人,能积极推动实施振兴戏曲的若干行动,为中华文化“尽忠尽孝”。

    每一个戏边都有一份热情,每一个观众都是一份力量。李瑞环同志虽然是国家领导人,但他对京剧的痴迷,对京剧艺术艺术的热爱,对京剧事业的关心,很大程度是作为一个戏迷的自然流露,是以一分热情和责任来推动京剧的发展,而非纯粹的职务行为。我们第一位戏迷都应从中汲取力量,提振信心,为自己所喜爱的剧种和流派的发尽一份心与力。

    第二,中国戏曲要对自己的艺术规律和表演程式有自信,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

    在《李瑞环论京剧艺术》一书中,讲多最多的话题之一是“振兴京剧要在继续中求发展”。中国戏曲要振兴和发展,首先是要继承好、传承好。这个观点至关重要。创新是时代的热词,创新也确实非常重要,但创新同样心须尊重规律。深刻理解李瑞环同志的这一重要论述,在当前尤其重要。因为在戏曲改革创新中,既有许多好的探索尝试,但也有不少偏离中国戏曲固有的东西,偏离了中国戏曲的艺术规律,脱离了观众的欣赏需求,干扰了戏曲正常的发展之路。

    首先是剧种要对自己的唱腔特色、表演程式、艺术规律有自信,要深深扎根于剧种的区域文化环境。戏曲的这种自信来源于观众的认可。剧种要多排新戏,但排新戏不能偏离剧种固有的艺术特色。戏曲可以学习话剧的一些表演手法,但不能按照话剧的规律来排演戏曲。

    其次是剧种的改革和创新必须根据时代需要,在与观众的互动中来推进改革。在戏剧史上,有不少成功的改革创新行动,这些行动一个共同之处就是符合社会和时代的发展需要,引导了观众的审美需求。如上世纪40年代开始的“新越剧改革”,越剧向其他剧种和新兴的表演艺术学习,创作符合时代需要的剧目,不但引领了观众的思想境界与审美情趣,而且提升了越剧的地位,形成了越剧的流派。当前,各大剧种都在面向青年、走向城市,必须有许多创新和发展,但创新中不能丢掉自己的艺术特色,特别是不能丢掉那些绝活。

    再次,唯有继承好,才能发展好,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在目前的剧场演出中,无论是老戏迷还是新观众,对于传统剧目是偏爱的,而对新编剧目则是谨慎的欢迎。对于一些比较成熟的剧种,应该把老戏原汁原味地演好。观众看戏,对一招一式一腔一调都非常仔细,总是以名角的表演水准来要求,如果基本功不扎实,无论排什么新戏,都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

    第三,戏曲与青年观众有缘,要用高质量的演出来吸引青年观众。

    现在有一些人对戏曲没有信心,理由无非这么几条,其中之一是戏曲是属于农耕社会的艺术样式,与城市文化无缘;其二是戏曲是属于老年人的艺术样式,也青年观众无缘。这种观众似是而非,确实迷惑了不少人。如果我们真正到剧院里去认真看几部高质量的戏,就会发展上述观点其实非常荒谬。

    虽然有相当部分戏曲诞生于农村,在它的初始阶段是属于乡土艺术,但戏曲的成熟一定是在城市,是要被市民群众接受才能成长发展起来的。我们知道,昆剧是与士大夫、市民阶层的审美需求是分不开的;徽班进京才有了京剧的诞生;越剧进入上海后才成长为区域性的大剧种。戏曲真正的繁荣都是借助于城市的舞台,吸引了城市的市民,怎可说戏曲与城市无缘?

戏曲同样与青年有缘,戏曲振兴需要青年演员,也需要青年观众。李瑞环倡导成立和关心支持天津青年京剧团,也一定有着这样的考虑。诚然,目前青少年因为学习经历导致文化生活较少,且流行文化影响着他们,使他们与戏曲直接接触的机会减少。但是,只是让青少年有机会进剧院欣赏几场高质量的观曲演出,他们对戏曲的话多误解就会消除,其中一些人就会因此喜欢上戏曲甚至成为戏迷、票友。李瑞环同志还很关心青年观众这个问题,他在1987年《演员提高的基础在于有观众》的谈话中就提到,“天津的京戏观众百分之七十是年轻的”、“大学生现在也陆续开始喜欢京戏”。

    戏曲要吸引新观众,关键还是在于有好戏能经常看到。李瑞环同志说,“京剧界只有拿出高质量的剧目和高水平的表演艺术,才能吸引观众,征服人心,否则不仅不能争取新观众,还有可能失去老观众”。新观众的戏曲入门,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从熟悉的唱段入门来看整部戏,二是从做功表演入门了解戏曲。这也启示我们,传统戏中那些唱做并重、有经典唱段流行、有表演绝活的部分,是吸引青年观众最好的入门戏。

    第四,新时代是戏曲发展的好时期,新媒体是集聚观众的新平台。

    有人认为,在多元文化呈现、新兴媒体冲击的大背景下,中国戏曲走向衰落是不可避免的了。这个观点同样似是而非,中国戏曲确实面临着某种困境或者危机,但同样存在着破局之机,有可能转危为机。

    我们简要回顾一下历史就可以知道,在上世纪30、40年代,广播电台兴起之时,一些戏曲演员通过广播演唱,大大传播了观曲;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之初,电影版越剧《红楼梦》的滚动播映,为越剧赢得了上亿观众,也大大提升了越剧的知名度。当前,电视也为戏曲传播发挥了积极作用,“青京赛”和“越女争锋”为推出京剧和越剧戏曲人才,扩大京剧和越剧的影响,居功至伟。

    也正是因为新兴技术的发展,中国京剧音配像工程才可以得到启动和实施。在这一工程运行过程中,李瑞环同志充分认识到新兴技术的作用,通过音配像这一方式,不但更好地保留和传承了京剧艺术精品,也培养训练了大批优秀京剧演员。李瑞环同志为了这一工程,从天津市长任内起,一直到从全国政协主席的岗位退下来,前后21年,历尽种种困难,借助现代传播技术,实现了现代科学技术开发中心国古老艺术的完美结合。李瑞环说,“前辈大师大那样困难的环境条件下都保存和发展京剧,我们现在的条件比他们好多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创造更多更好的成绩?京剧界自己要对京剧有信心,要有志气,要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现代网络技术如此发达,也为戏曲传播带来了新的平台。博客、QQ群、微博成为名角、演员与戏迷、观众交流的重要平台。戏迷“粉丝”对演员的关心和互动也非常热烈,这都是戏曲吸引观众、吸引青年的新方式。我们相信,戏曲必能借助现代技术获得新的发展。

    阅读《李瑞环论京剧艺术》一书,让我感受到信心和力量。无论时代风云如何变化,也无论民众的注意力如何转变,总有一些人会肩负起传承中华文化的使命,会关心和支持中国戏曲的发展。我们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学习和理解《李瑞环论京剧艺术》一书,一定会探寻出一条包括京剧在内的中国戏曲发展之路。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