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文化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平台> 文化论丛
甬剧现代戏舞台魅力之根源探寻
信息来源: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作者:友燕玲 发布日期:2012-12-14 浏览次数: 字号:[ ]
色彩调节:

  摘要:宁波甬剧作为全国能够胜任演出现代戏的戏曲剧种之一,一直以来坚持搬演现代戏的优良传统,创作了很多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作品。本文结合甬剧现代戏发展史上重要的作品来解析其舞台魅力之根源,即有时代与有生活并存、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并存以及娱人性与思想性并存。

  关键词:甬剧 时代性 真实性 思想性 娱乐性

  拥有近两百年历史的宁波甬剧,在其萌芽、生长、成熟的过程中,与所有艺术种类一样,根植于民间,由民间肥沃土壤所滋养。这种“民间”在甬剧这一舞台艺术身上,鲜明地表现为集中反映当时当地的人民生活;擅长演绎现代戏成为它的优良传统,同时也给予它独特的舞台魅力。而这种舞台魅力说到底就是“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内容和形式”。在这里,我把甬剧的这种“喜闻乐见”归结在一下三个特点当中:一、有时代与有生活之并存;二、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并存;三、娱人性与思想性之并存。

一、有时代与有生活之并存

历史的车轮总是带动着一次次重大的变革推动社会不断前进,而置身于其中的个人,在社会变革大潮中始终被动地去适应,从而被动地改变着人生观和价值观。甬剧以一种擅于观察社会的敏锐以及擅于表现现代生活的特质,以一种主动的身份去反映所有变化。不仅仅再现历史,更重要的是再现时代变革下人们的变化,以此给更多人反思的契机和空间。在梳理中我们发现,甬剧现代戏剧目多数是反映时代、再现生活的作品。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中国大刀阔斧地进行农业合作化改革。而甬剧现代戏发展史上第一个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作品就产生在这个时期,即1954年由胡小孩创作的《两兄弟》。该剧于同年 8月获得浙江省首届戏曲观摩会演剧目奖、演出奖;9月获得华东地区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剧本一等奖、优秀演出奖。剧本描写了一对争夺土地的冤家兄弟如何在合作社的帮助下重归于好。表现新的集体主义思想在农村中成长,批判小农经济基础上产生的那种自私、狭窄的落后思想和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说明只有走互助合作的道路,农民才能逐步过上幸福的日子。全剧以篱笆两边的妯娌风波开场,以兄弟合好拆篱笆闭幕,显得风趣活泼,结构严谨。它对人物的着墨不多,但皆性格各异:王春香的豪爽豁达与马宝凤的尖刻、泼辣脾气形成鲜明对比。剧本旨在反映农业合作化,歌颂农民互助友爱的精神,批判农村的“发家致富”思想,无疑受到当时历史条件的影响,但又不失为一出有生活气息的现代戏。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起,中国社会全面进入到改革开放时期。社会进步、经济增长的同时,出现了很多引人深思的问题。开放,让传统的中国人一时间卷入到“婚外恋”现象频繁化和复杂化的漩涡之中。剧作家天方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社会现象,以此创作了甬剧现代戏《爱情十字架》。该剧于1989年获浙江省第四届戏剧节花仙奖、剧本一等奖、优秀演出奖、优秀导演一等奖、优秀作曲奖;1990年11月代表浙江省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第二届戏剧节,获优秀剧本奖、优秀演出奖。然而,该剧的成功却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抓住了时代的热点问题,更重要的是,它从人性层面上去描写现实的生活,去着重开掘主人公的内心情感世界,并没有把全剧的戏剧矛盾简单地处理成表层的“三角关系”,而是用真实的人情和人性来展开戏剧冲突。女主人公白兰芝在新婚三天后,面对了人生最大的不幸--丈夫孟星华因车祸高位瘫痪终身残废。对此,她默默忍受。整整五年,她牺牲自己的一切来照顾丈夫。但是,面对救助丈夫、心地善良、医德高尚的谷春霖,强烈的爱慕之情萌发了。当这段婚外恋泄露之后,为了维系与孟星华的爱情,白兰芝毅然决定斩断与谷春霖的情丝。而谷春霖和孟星华却都用自己的方式为对方做着牺牲,前者同意与白断绝来往,后者更甚用自己的生命去成全白与谷的爱情。剧中的三位人物都试图用真诚和奉献去换取对方的幸福,站在人性和人情的角度去理解,三人无所谓对错,却最终酿成悲剧。该剧在关注社会热点的层面上不拘泥于热点,以生活化、人性化的处理取得了艺术的成功。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国企改革一直是经济生活中的重大问题。改革的不断深化,也滋生出一系列负面的社会问题,其中“下岗风”就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关注的焦点。王信厚的甬剧《罗科长下岗》便写于这个时期,该剧曾于1995年获得浙江省第六届戏剧节优秀剧本奖、作曲二等奖。作者抓住了此时群众所关注的热点来展开戏剧冲突,而当中作者要人们去思考的问题却又是在改革大潮中,共产党员如何在新的经济环境下继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非党员企业家如何在地位变化后不断完善自己。罗忠民,一位基层企业共产党员,企业改制中他由保卫科长调整至门卫职工。地位变了,自身利益受到损失,但为了国家、集体和人民利益,仍为企业的振兴做着自己应做的工作。而作为改革家的厂长李梦兰,过去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缺点,但她在改革大潮中不断完善自己,在全厂工人热情支持下,终于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型企业家。整个戏的冲突不在于党员与非党员的对立,而在于罗忠民与李梦兰二人身份地位的戏剧性变化,六年前的警囚关系在时间的催化下转为了厂长与职工的关系,戏剧冲突也由此展开,误会与被误会是结构全剧的主要手段,也是引人入胜的关键所在。编剧笔下,一个热点问题变成了变革中人们观念的转变问题,人与人相处的问题。

二、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并存

  戏曲舞台的这种直观性、即时性,对其上所演绎的故事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尤其是那些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反映现代生活的戏,必须兼顾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使之即不失生活原味、不矫情造作,又能具有艺术魅力,从而作为一件艺术品呈现在大众面前。这一类剧目在甬剧中又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真人再现,如取材于甬籍运动员桑兰真人真事的《生命的童话—桑兰》,将“新时期硬骨头”战士嵇其和“爱国拥军好母亲”嵇容珍真人真事搬上舞台的《好母亲》等;另一种是原型再造,如根据甬籍港胞王宽诚为原型而创作的《风雨一家人》,根据宁波民营企业家与黑龙江知青之间感人故素为素材创作的《宁波大哥》等。在这部分中,着重以甬剧《好母亲》及《宁波大哥》为例来说明甬剧现代戏剧目中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之并存的特征。

  甬剧《好母亲》创排于2000年,讲述了98抗洪救灾时期,战士嵇其奋战在抗洪前线,多次昏倒却不肯休息,后才知其恶性脑瘤已是晚期。面对昂贵的治疗开销,其母嵇容珍宁肯转让店铺、四处借钱,也不愿给国家和部队增加负担。剧中的母亲,头顶着正面英雄人物的光环,却让人感到平易近人、朴素自然、真实亲切。以往英雄人物总是采用仰视的方式来写,使舞台上的形象 “高大全”、概念化,让人觉得虚假肤浅;在《好母亲》中则不同,编剧在人物塑造过程始终站在平视角度,把她当作朋友、当作邻居来写,从而让这样一位无私奉献的母亲显得可亲、可信、人性化。同时,虚构了一条副线,设置了正面的矛盾冲突。战士范小浩因训练受伤与小其同住一病房,其母对部队提出了种种苛刻的要求,不断寻事生非。正是因为平视角度的塑造方式以及这个正面矛盾的设置,把“嵇容珍”这一正面英雄形象“平民化”了。尤其是剧中第八场--两位母亲雪夜长谈,嵇妈妈以一个母亲的角度与范妈妈交心:“天下母亲都一样,哪一个不把儿子疼心头?我与你,同为母亲同不幸,同悲同苦同担忧。惺惺惜惺惺,同源也同源。”“要说难,世上还有更难的事;要说苦,人间还有更苦的人。”“这世上,当然不能没有钱,却还有,要比金钱更珍贵的东西动我心。”嵇妈妈在外人看来所以伟大的行为,皆根源于她的爱、她的体谅和宽容。这些最真诚的情感让观众从中体会到了英雄人物的情怀,可以站在平等的地位上去理解她的行为。从而将更多的生活真实赋予了艺术塑造。

  “真人真事”的素材在现实中很感人,一旦搬上舞台难免显得虚假做作,所以在这类戏的创作过程中,对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恰当处理显得尤为重要。甬剧《宁波大哥》讲述的尽管是普通人的生活故事,但却是在真人真事框架内进行创作,且是以真人真事为标榜的戏。因此,该剧在创作之初便有顾虑,如何才能创作出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并存、具有艺术价值的好戏,一直是主创人员思考的问题。经过首演、巡演,顾虑终于消除。编剧在创作的过程中遵循了“离其形、得其神”的创作方式,即在生活原型素材基础上自由发挥创作,有原型的真实又巧妙地融入了艺术的真实,达到了良好的演出效果。首先,没有把社会媒体对原型的颂扬拔高、虚饰,而是极力去渲染人物之间最质朴的人间真情,由情感去勾连故事情节,用真挚情感达成人物的可亲可信及故事的真实可信。其次,在故事及人物命运的关键处设置矛盾冲突,使之在生活原型基础上更富有戏剧性。剧中,先运用误会的手法让彼此情重的兄弟二人在有可能重逢的机会下擦肩而过,从此一别,再相逢已是人间天上,为全戏的悲剧效果暗下伏笔,加强了戏的可看性;紧接着运用巧合手法,在企业家王永强千里寻恩的过程中,由于不知恩人真名姓,寻找之下,前来相认的竟有老人、青年,甚至小孩。这一手法的运用,不仅使得戏中融入了喜剧因素,增强了戏剧性,同时又为主题的深化添了一笔亮色。这两场戏在剧中不仅是人物命运的关口,也是故事情节的关节。正是在戏剧手法的运用之下,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才能顺乎情理地结合在一起,使得戏耐看、不虚假,真实、不做作。

三、娱人性与思想性之并存

戏者,游戏也,游戏是戏曲的内核。从萌芽到成熟,戏曲经历了娱神到娱人的过程。故而,一个戏曲作品首先得具备能够给人精神愉悦的特质。在此之上,若具有强烈地感染力,给人以情感熏陶、思想启迪,让人从中受益的,即堪称佳作。

  甬剧《秀才的婚事》创作于1990年,讲述主人公教师梁书香“老大难”的婚事。出生书香门弟的梁书香,热爱教育事业,为人正直淳朴。他财大气粗的个体户弟弟为他介绍了三个对象:一位是视金钱至上、贪图享乐的歌舞团演员沈菲菲,一位是食洋不化的现代派艺术家沈妮妮,第三位则是事业上屡遭失败却自强不息的倔强姑娘沈芳芳。与菲菲姑娘初次见面,梁书香没多说几句便为了追赶弃学经商的学生而匆匆离开;领教了菲菲姑娘的“高消费”观念之后,发现报上登的“征婚启示”条件不错,于是决定赴约,可来者竟是沈家妈妈;自命清高的沈二姑娘找对象要求高文化,却被高中毕业的咖啡厅服务员糊弄;为了与三姑娘芳芳一起生活,他人民教师搞起了第二职业、卖起了茶叶蛋;一幕幕让人啼笑皆非。“国家有待你们每人调一级工资,结果工人比你们调得快,调得多,你们不是变成‘空调’了吗?”、“美声唱法不是美味混沌,它能填饱肚子吗?”、“一丁角色期待使用非语言的重声姿态符号期待另一角色系统的沟通的反馈”等等语言,幽默却并不仅仅只为博人一乐,在笑声中引人思考。编剧把人物置身于时代的矛盾和斗争中,用诙谐的笔调刻画人物,在夸张、放大、象征甚至是扭曲的手段下明晰地折射出改革大潮中人们各异的生活价值观。

  甬剧《阿寿哥》创排于1991年,讲述青年工人阿寿因仗义救了日本留学姑娘幸子,并得姑娘钟爱,可阿寿哥却一再谢绝。在那样一个人人争夺出国机会的社会环境下,阿寿哥有机会却不去;改行做了会计的京剧演员铁秀盘及待业青年大兴却一门心思寻找着出国机会。就在此时,阿寿的老同学阿根将儿子交托阿寿,拜托其寻找孩子生父。当牵扯到出国、牵扯到孩子时,便生发出曲折、甚至荒唐的喜剧。阿寿寻找孩子父亲,寻至剧团宋团长家中,一会儿怀疑大兴是爸爸、一会儿怀疑铁秀盘是爸爸,以至于闹出了“刚才大家还做外公外婆,姆妈爸爸,现在辈分各样了,大家统统降一级,艳艳,你只好做阿姐!”的笑话。涉及到名声问题,二人坚决否认自己是孩子的爸爸。直至有消息传来说孩子有美国娘舅,二人为了出国,便先后来认领孩子,全然不顾其他,却不知孩子的父亲原来就是阿根。为了能出国,几人倒也“齐心协力”,铁秀盘的女儿、大兴的女朋友在当中劝和道:“我们好歹是一家,争争吵吵象个啥,丈人女婿骨肉亲,理该团结共对外。他(指婴儿)是你俩共所有,大家都可做爸爸,以后双双出国去,一家人分啥你与他。”笑料百出、亦丑态百出,极尽幽默讽刺之能事。在这样一场闹剧中,借“出国热”之“尸”,还透视各样人价值观之“魂”,发人深省。

  以上两个剧目皆出自编剧王信厚之手,他总是放手去嘲弄肯定性的喜剧形象,诸如梁书香、阿寿哥,让人物的性格与行为在“大潮”的不和谐中产生喜剧美感,却又在塑造肯定性喜剧形象的基础上大胆地针砭时弊,让观众在笑声中销毁一切没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这样的创作原则使得他的剧目在娱人的同时又能引发人们对时代的思考、对人生的思考,并以此取得作品的艺术价值。

  综上,在具体剧目的具体分析中阐述了甬剧现代戏剧目的三个特点,尽管一些剧目因为时代的原因已不大在舞台上亮相,但它们在那个时代所引起的反响却是不容忽视的,它们给人们所带来的精神愉悦和思想启迪是不容忽视的,它们所留下的剧目创作经验更是不容忽视的。遵循着有时代与有生活并存、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并存以及娱人性与思想性并存的这些创作经验,继续在现代戏创作的道路上前行,定能够坚守住甬剧现代戏的一方舞台,为时代、为人民奉献更多“喜闻乐见”的好戏!

--如需转载、引用请联系本院或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信息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